军转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微信登录

微信扫一扫,快速登录

查看: 481253|回复: 352

[其他内容] 一个老转的自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3-28 15:25: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微信登录

x
一个老转的自传8 H' b; }# b2 S6 M7 `' s

" u2 E4 `5 J) `* l! K/ Q1 S部队通知我要写一份自传入档,我却不想让自己真实的感受尘封档案,简单的写了一份入档。静下心来自己回忆走过的路,是思索、总结,也是丰富转业待安置的无聊生活。
# Y5 B- t# p9 {, J% _3 {: Q! f9 L& D$ p
1975年3月8日,我出生于山西省**县**乡**村。年小时多病,体弱乖巧,所以父母对我是比较疼爱的,从来没有受到过指责、打骂。! V2 b. v" d8 q1 w+ \
# U) x: z; ~0 B( V' F9 Z7 K
小学五年:贫穷的孩子,引导适当,会把学业作为赢得自尊的唯一选择0 l4 l7 Q1 f3 K6 n6 w% }
因为家境贫寒,一家五口人就住在一个约十平米的家中,十分拥挤。每次交书费、学费,都是用父亲爆玉米花挣来的硬币,一分、二分、五分的,在同学中就显得出格一些。但是在学习上的突出,深得老师的喜欢,也就成了班上乡里干部子女们忌妒、孤立的对象。( b0 o6 d& U( Q! H$ t: M
三年级,全县组织数学赛考,我们乡一个名额,我成了不二人选,虽然没有获得什么名次,却让我在班内昂起了不屈的头。年幼的我认识到只有学习才能得到老师赏识、才能在班内赢得自尊,因为自己除了学习没有任何可以炫耀。3 s$ N1 @. Y& u0 w4 G9 v
四年级又参加了全县语文赛考,同样的名落孙山,却启发了我对语文的热爱。特别是席**老师一手好字对我触动很大,也就是四年级开始,我不再偏爱数学,而是更多的关注练字、读课外书。当时流行的小连环画册成了我的最爱,买不起,借来看就更加认真,现在想来就是“书非借不能读焉”的道理。
! G# q8 {# a' t五年级,代表乡里参加全县数学竞赛,同样榜上无名。然而年终全乡的联考却扎实让我出了一次风头。当时有好多学生留级,目的是考取阳城一中的初中,我竟然超过了这些留级生,考取了全乡第一名!班主任老师叫解**,我们联校校长的女儿,虽然还是代课老师,却对我们很上心,对我的格外关心,让我更加喜欢语文课。然而,也就是那一年起,县一中不再有初中部,我也只有继续在乡里上初中了。
) x5 C  z5 ?) F+ x- Q4 T4 ~" \- B* I+ s0 y8 h
中学七年:命运有时的确戏弄人,然而只要自强不息,也能绝处逢生
: A; s+ l1 a) e6 ^+ R6 r刚入初中,唯一的目标就是四年后考上定向师范,以后就可以做“国家人”了。那时的初中仍是三年,由于山区教学质量不高,又有许多人复读,所以想顺利考取前几名也非易事,至少复习一年才能过关。
8 T+ @" ]* @4 X3 l$ E" }班主任老师吴**,写一手好字、打一手好球,成了我们的“偶像”。几位语文老师不间断的“启蒙”,我对语文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初二时参加全县语文竞赛,拿回了三等奖。按说我如此喜欢语文,英语成绩应当也差不多。然而山区的英语老师奇缺,而且频繁更换,还且是代课老师,加上青春期的我们对于不喜欢的老师,上课就不认真,这样的心态让英语成了我求学路上永远的痛。
. H, m% b8 z, M, u' K0 ^1 H" ^' R初三很快就来了,我又代表乡里参加全县的物理、化学竞赛。这时的我已经学会交流与思考,知道了山区孩子并不是智商低,而是教学硬件差,许多知识全靠死记,确实和县城的学生存在很大差距。进入初三的复习阶段,我各科成绩提升很快,众多的复习生,已经感觉到我带来的压力,然而英语却成了我的绊脚石,用老师的话说,我在总成绩一直在“缸沿”上,进不了“缸内”。好在没有太多的失落,因为有“别人已经复习二年、三年了”的借口。  @. F0 @: w5 o* V# p
第二年复习的日子里,我把主要精力放在英语上,保持了考试的前两名,梦想着中考的到来。干部子女对于我的忌妒也到了一个高峰,幸好班主任老师谷**是一个很正直的人,宁可得罪乡干部、得罪同事,也不让我受半点委屈。对于他们和我的纷争,一直站在我的一边,给我极大的支持与鼓励!然而命运在离中考前一个多月,和我们开了一个玩笑:复习生不再能参加定向师范考试,考取普通高中分数线提高30分!干部子女及时改了档案,和我们有了不同的身份,他们可以正常参加定向师范的考试,而我们只能重新审视自己。面对这样的现实,许多人劝说父亲放弃,因为几年后能不能考上大学,还是一个未知数,父亲却选择了支持我考取县一中。面对父亲的期望,我下决心一定要考取阳城一中。
" [  x9 o# L; g; v中考结束,阳城一中分数线505,复习生535,我以546分的总成绩顺利考入阳城一中。
4 I: q1 h, ^5 r进入向往以久的学校,压力也随之而来。山区的孩子上英语课通常用汉语,而县一中的老师却多用英语。担心让父母的心血白流,我常常和一起入学的同乡郭**一起伤心,有时竟然有了退学的念头。
2 |, h% @2 z2 w1 K8 c/ l$ b好在奋发的学习终于有了回报,第一学期考试,我居然从全班第8名,一跃成为全班第2名!而且多门功课的单科成绩班内第一。这对于父亲、对于我是莫大的鼓舞。三年高中,我连年被评为三好学生,主要学科的成绩一直保持在班内前三名,因为我知道,考上大学是我唯一的选择,只许成功、不能失败!
0 \6 D6 J1 v& y" Z  u到了高中,年少的我们大多远离父母的光环,同学之间的友谊很纯洁、神圣。班里要好的同学渐渐知道了我的家庭情况,一直在暗中向我伸出援助之手。多年过去了,我们之间不是亲兄弟,却胜似亲兄弟。高考很快就到来了,为了减轻家里的负担,我选择了军校,高考结束,我顺利被装甲兵工程学院录取。: O! `8 ^) V  `

3 b% c& U3 n2 W3 r( i, r一点感悟:青春期的孩子都会走一些弯路,让孩子适当参与家庭生活,接纳与疏导更重要
: v3 v9 E3 k- u$ E和多数孩子一样,初中、高中时也学过抽烟、喝酒、打架、早恋……但是对于自己的学习,从来没有放弃过,这也许和家庭教育相关。; u- s+ G0 R) e) X4 _, h
上初中时,家里发生了很大的变故,因为宅基地的问题和邻居、乡干部都有了冲突。在农村,兄弟多,就是优势;而且邻居还属于改革开放先富起来的人,在村里、乡里都很有势力。而父亲从小跟了爷爷,没有任何兄弟姐妹,这场纷争的结果从开始就注定了。父亲文化不高,想要“讨说法”,我就成了父亲的“法律顾问”。每天放学回家,完成作业就是看法律书籍,和父亲一起写诉状。时间一久,父亲也许从内心已经把我视为“大人”,对于我的教育方式也更多是引导、很少训斥我。我也深知自己家的情况,对于一些恶习基本上是浅尝辄止,只是在早恋的问题上走的比较远。依个人的体会,让孩子参与到家庭事务中来,并不会耽误学习,只会让他更多的体会父母的艰辛,主动规范自己的生活。
- x8 R, N  I4 f/ n; L: a" \高中时因为担任团支书、宣传委员,和一个写文章很好的女孩有一些接触,后来青春期的逆反心里,促使我们走的很远。刚开始看她每天和男生打打闹闹,一点也不像女生,很是反感。后来偶然的机会,我们成了同桌,交流的多了,感觉她人挺好的,交往就多了一些,也常常在一起打乒乓球,但是最初绝对没有什么早恋的心理。可以说那段时间是上课同桌、下课同球台,就引起了班主任贾**老师的关注。现在想来,老师当然是为了学生,但是因为对于贾老师给我“山里人”绰号的不满,让我对他的话有很大的逆反心里,决定就要早恋一次,看看能怎样。当真陷进去,才知道感情的不容易,为此,我几乎要将自己的大学梦破灭。
: N2 e5 M' b5 S1 ~% [俗话说“日久生情”,更何况她身上其实有很多的优点。担心失去、又要考大学,每天都要受到煎熬。高三时我思前想后觉得这段感情如果没有考上大学来支撑,也就只能夭折,不如放下来,高考后再续。为此上了高三,我向她表白了想法,却仍然免不了去注意她。一个偶然的误会,我伤了她,也伤了自己……于我,没有影响了高考,却影响到我的性格;于她,直接影响到了高考。
1 y# m4 C% b: t细想来,如果不是深知家境,就难守住“考大学”的底线;如果不是逆反心里,就不会在“早恋”的问题上走的这么远,伤人伤已。青春期的孩子,需要接纳、尊重、引导,如果让孩子逆反,只能在弯路上越走越远。
+ a( r1 D: Z, K
" Q8 f: o& l' G  D( X. U& s% b# H军校四年:磨砺中成长,感谢部队生活给我一个好的身体、给我一份责任心、给我一份坚韧与坚强、给我一份宽容与自信。. T6 f$ P5 w% W* L. y1 ?
题记:军校的大学生活也许没有地方大学生活丰富多彩,却是人生不可磨灭的记忆。对于军校四年的回忆,更多的不是新训中的屈辱、无奈与劳累;也不是小学期野外训练的兴奋与疲惫;更不是官厅野习的激情与豪迈;而是自己对于这一成长过程的思索。
1 s# A, o0 p* s: o& X/ ?: v" A. j% O) v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刻意的“磨难”教育和严格的纪律约束会不断提升个人的自控能力;然而对于个别人来说,更加坚定了争取自由的决心。“教育之道,在于启发”(周恩来),没有了启发,环境对于成长的作用由性格决定。
+ N4 {" M9 t" w5 z经历过紧张的高中生活,怀着对于军校生活美好的憧憬,我们一个高中就有四个同学一起走进了北京一所军队高校。这不仅是因为“重点院校”与“北京”的吸引,还来自我们高中上一年录取大红榜“第一”院校的记忆。然而,当踏进学校的大门,面对院校破旧的基础设施,心就已然凉了一半。入学的第二天、第三天,就开始了没有任何思想准备的“劳动改造”。二层平房外大约10多亩的荒地上,全是一人多高的杂草,这就是迎接我们这入学的180个新生的礼物。作为农村孩子,苦一点、累一点倒是没有什么,但是班长、区队长们,像中了邪一样不讲道理的训斥,多少会让人心里填堵。拔草过后就是紧张的训练生活,大约需要35天,也就是说我们要在35天完成部队新兵近3个月的新训。每天早上5点多就起床了,中午1点准时开始训练,晚上11点还在加班。训练战术的几天,吃饭的时间也就只的几分钟,绝对不会超过10分钟。而且有时是一路小跑回来就直接进入食堂吃饭,有时刚刚吃过饭就必须一跑小跑到近5公里的训练场去训练。其中的滋味,也只有自己晓得。面对“是!”“报告!”我产生了诸多的怀疑,但是与大多数人一样逐步的被严格的训练、严肃的纪律给磨平不少。
/ n+ i* H' O% E$ d/ ^& T" s4 R让我从心底产生强烈反抗的是万班长的两件事。第一件事近乎无事生非:一天我们班训练队列,走到马路边时正好有一辆载有干部的卡车通过,领头的李**自动踏步,让车辆先行通过了。班长可不干了,非要李**贴墙站军姿,直到承认自己是胆小鬼为止,我当时就想上去练了这个不讲理的家伙。从这件事开始,面对班长就是愤恨的直视,不再心存胆怯。也许班长也感觉到了我的反抗情绪,记得有一次让我到操场跑5圈,我故意只跑了3圈就回来了,双方对视了几秒钟,他也没有再对我提出更加过分的惩罚。第二件事是相关刘**的:一天中午,我们在一起说笑,这也是少有的机会,记不起来刘**说了一句什么,当然有一点不大雅,班长就让他一个人蹲在地上,问我们每一个人他是不是流氓,只要说不是的也要蹲在地上。要知道那时候还没有完全掌握蹲的技巧,一会就不行了。看着刘**、谭**蹲在地上的难受样,我就有了冲动。好在可能班长也感觉到不能让全班人蹲下,再没有问下去。细想来,也是幸运,否则那一刻暴发的可能就是我。
. C+ h, S3 k' y& ~: U比起我来,同一个区队的两名同志对于“非人”的训练就义无反顾的选择了争取自由。一个河南籍的新训没有结束,主动离开了院校;一个东北的哥们也在第一学期主动考了几门不及格离开了院校。当时的我们是无法理解的,现在想来,这就是性格。再到后来,已经大三了,经历小学期野外训练、常年的野外课,相继有几个同学也提出了退学。这些同学,虽然我们没有任何联系,却衷心祝福他们能够追求到自己想要的生活。2 c3 K% z" s. b! @* p( u: m- R
于我,走到现在是很感激部队生活的。给我一个好的身体、给我一份责任心、给我一份坚韧与坚强、给我一份宽容与自信。7 D: X* M6 C3 i+ D' h( U9 Y& q7 S
年龄的增长,人会复杂。只有二十左右的青年会充满激情、真正无私。所谓“谁掌握青年,谁就掌握未来”。* s. C3 V: n* _6 h! p' m0 K0 O
大一时,我们区队张**的同学父母双亡。队干部倡议大家献爱心。大多数人都已经把自己当作新时期的“雷锋”,宁可苦了自己也要献上爱心。就以我为例,虽然父亲去世,家境贫寒,在北京上了四年学,没有自费个人去过一个景点、没有一身便装,每月的津贴,我除了学习之用、生活之用,我还必须给自己留出一次回家的费用,面对同学的不幸,我也拿出了自己积攒下的五十元钱。河南籍赵**的竟然将自己从家带来的几千元全部捐助,这是怎样的胸襟!大二时,我们同样捐助了六区队的一个同学,虽然没有首次那样轰轰烈烈,却也是我们自己“捐”出来的。十多年过去了,每次单位捐款也就在工资里扣去了,而我们还会有那时的激情吗?是什么让我们变得冷漠?是年龄吗?
2 X$ D1 a; v  g2 r$ g" @每一名同学入党,按照程序有一个党员大会。同学们之间的相互批评绝对是发自内心的。过去多年,我依然记得自己入党时的感受,那就是让你真正从心底有触动,有改变。记得大四的时候,史**入党,也许是性格关系,和好多的同学合不来,几乎没有通过党员大会。这就是青年,敢作敢为,正直无私,不会为个人多想什么。; n8 f( n# e" `& C
毕业十余年,想一想人生中的知已,多是高中和大学的,因为那时的感情是纯洁的,不参杂“利益”的。对比现在的自己,似乎有一点委琐,为人做事参杂了更多的个人因素。
8 q- T2 x+ P3 n! b5 Y+ l7 \4 R磨难不仅促成了成长,也培养了很深的战友情谊。这也许就是所谓患难见真情。( S9 e9 ~0 ?% X
对于军校,没有了初期的向往,在学习、生活等方面就放任自由,只是性格决定我也不会触及纪律的底线。不主动锻炼身体、不主动参加集体活动,但是一起的哥们,一直没有放弃对我的“帮教”。
- C4 a  j  @; w3 j- y6 v小学期野外训练不仅是必修课程,更主要的是考验体力和耐力。每天要背着自己的被子、挎包、水壶、冲锋枪、工兵锹,一个班还必须背两个铝盆(做饭用)、一根大绳(自救用)。刚开始我们对于公用物资是轮流背负,后来我们几个体力不行的就感觉力不从心了。司**、阎**作为我们班年纪稍大一点的,赵**、宋**作为当时的正副班长,就主动背,却没有任何怨言。大家还是有说有笑。当到我们强烈要求背一会时,他们几个就一再的推脱,或者让我们背一小会就又背过去了。4 Y- l4 ?+ p3 H* ~% b
记得向长城进发的那天早晨,雾很大,能见度不足10米,而我们必须走过一段悬崖。虽然看不出悬崖到底有多深,但是从跟队干部一再叮嘱“面对悬崖,双手紧抓崖壁上的树枝,**立背以防树枝钩挂,移步前进”就会想到此处是很危险的。如果多背一个大绳,也就是多份危险,两个老一点的同学还为此争吵起来,争着要背大绳,要承担那份责任。那是怎样的一种感情!
9 ]7 T" B& B5 s, o5 N9 g经历了小学期野外训练,我们班更加团结,我也渐渐从父亲去世的阴影中走出来,开始积极向上。大二快结束的时候,全队以班为单位搞越野比赛,我们班一举拿下第一名,人称“虎班”。
, V! |) w7 ]. I7 Y: |大四时的野外训练更是时间长、任务重。一次徒步行军,就连跟队的老教授也找不到路了,原计划6个多小时的训练,我们从晚上7点一直走到次日8点才返回营地。作为“红军”的先头连队的模拟连长,我找了几个能力很强的人一起来研究地图,可是地图是1972年的,和1998差了20多年,一些突出的标志已经发生了变化。当时模拟营长在“红二连”,靠自己的“聪明才智”暗中拿了两个对讲机,让我们在前边找路,他们后边跟进。也许是对我们的信任,一直到我们迷路了,他们也一直跟着。当时我们已经进入一个山谷,用指南针也没有一个标志物,老教授只好让我们向四个方向撒人,每隔50米1个人依次向外围扩散,报告地形,才找到了出路。走的时间长了,才体会到红军爬雪山时为什么停下来站不起来了。到次日临晨,我的双腿就像上了发条,很机械的向前走,身边的一个同学无意中被石头拌倒了,他自己就不想爬起来了,我们几个人只好上去拉他起来继续前进。到7点多的时候,道路已经很明了,我们几个所谓的“骨干”如释重负,却又突然感觉到疲惫不堪,直想坐下来不走了。互相的鼓励才让我们顺利回到营地。
; A* Z4 {; ?+ N% q/ K% \; y也许我们没有经历硝烟,但是每一次的磨难,都会让我们之间的感情多一份沉淀。
4 f2 Z" f: V+ Y% M+ w1 x" [责任在一些时候比其他任何方式都能够激励一个人的成长与进步。责任对于每一个有良知的人来说,就是努力去承担,承担的过程就是成长的过程。! L* P6 P* l. z* s
应当说我的成长来源于信任与责任。大一时,相对成熟的张**是团支书,力荐我做了宣传委员,我从信任中激发了自信、从责任中得到锻炼。到大三的时候,张**已经当上了“教导员助理”,现在回想,他确实比我们“成熟”一点,对于自己的未来想得更多一些。
2 V) r. S5 M+ s  |& C真正激发内在的潜力,还当感谢王队长和李教导员。那就已经大三了,开学不到一个月,王队长忽然找我谈话,不到三天,我就从“班长”变成了“区队长”,也就是后来的“模拟连长”。是我身上的什么品质得到了他的信任,至今我也没有答案。但我却下决心不让队长失望。后两年的军校生活我一直“模拟”了下来,于内心来说我了不敢讲公正无私,但是努力为学员队集体想、为同学前途命运想,这一点我自认为是做到了。至于领导和同学们如何评价我,却不得而知。! l( l8 `3 j# E- O/ K1 b4 k0 D  J: n
要让同学们信服,就得做出样子。“以德服人、以能服人”是我的理念。以自己的能力,绝不是全区队最有能力的,但是可以通过努力让大家从综合上对自己有一个较高的评价。区队里其实有好多的同志都是我学习的榜样,有文学方面突出的、体育方面突出的、有学习特别好的、还有综合能力很高的,于我是压力,也就成了动力。. l. J' D  e/ X# h1 ~
对于智力方面我一直是很自信的,然而对于体力,直到大三,我都没有建立起自信来。也许从小体弱多病的原因,加上自己不爱运动,上军校后,军体课就成了我心头的重负,特别是上肢的力量一直很弱。自从被信任、被责任后,我就刻意在这一方面努力,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终于建立起了一点信心。
# p9 C! T' f( \& x. N) L+ t! |记得当时王队长要求“模拟连长”以上人员必须参加体操三级的训练,我只有硬着头皮参加,看着别人在单、双杠是自由表现,我却实在不敢——确实没有这份自信。但为了责任,我必须注重“面子”,我只好自己加班,甚至于冒险。记得有一次我们模拟连的三级选手正在器械场练习,院政委过来了。由于精力很集中,我们几个没有发现,政委先到旁边的十队看了看,又到了我们身边,这才发现。想报告已经来不及了,更巧的是正好轮到我上双杠做连续后倒挺身的动作,心中就一个想法:绝对不能丢人,就是后倒重了掉下去也要做!幸运的是我居然学会了!当然因为这件事没有处理好也让队长、教导员很被动,事后没有少训我,也让自己知道自己变通的能力还欠的太多。2 x$ }, u: s2 A# w
有信任、责任的日子,特别是军校的后两年,我学会了如何带领一个团队,是我一生的财富。
0 d. t7 Z2 H" h' ]4 i面临选择的时候,任何选择都会得到和失去,主要取决于一个人处事原则。) J1 @3 k- l9 B, Z* q
大四是离别,也是选择。
+ j' b4 {4 S: o2 _部分同学想考取研究生的选择,是我大四的第一道选择题:是为自己“工作”、“前途”想还是为同学们想一想?我选择了后者,不是觉悟有多高,而是个人处事原则和对自己太过自信(也许就是自负)。我先是因为史**想考研免去了和他有一点过节的白**的“模拟排长”、后来就将所有想考取研究生的同学编在一个排,让他们有个相互照应。我从没有想过白**当时会不会理解我,因为我们现在处得很好;也从没有想过让史**感激我,现在我却成了他同学中少有的朋友。9 z# y  V7 s) R3 T1 S6 d( E
第二道选择题是金钱的选择。按照规定毕业时制图工具必须上交,丢失的要赔偿。具体做这件事的是赵**,没有想到全队收上来后,实际收到的金额与应当赔偿的金额有不小的差距,我便抱着试试看的心情,和他一起到管理处上交,企图混过去。不曾想竟然顺利过关,还余下了150块钱。面对这样的结局,应当说面对这些钱,我选择了“私分”。那样的事,和谁说好意思呀?不过后来还是让队长、教导员知道了,虽然没有说什么,对我却是一个永远的阴影。这件事是我的污点,却教会我如何“依靠组织”,特别是面对信任自己的领导,有时候“依靠”比“自立”更适当。3 j9 z! k5 O" J& k, f
第三道题是毕业的选择。想留校的人很多,我也不例外。但是想到自己家庭状况、想到以后在北京的生活……我退缩了。我很感激队长几次让我做出选择,但是我却不后悔。这当然也和我太过自信——或者说自负的性格有很大的关系。想当年也曾承诺两年后考入北京,但是由于各方面的原因,我选择了考取法律专业的硕士。一次尝试没有成功,当再想试一试的时候,孩子就成了生活的重点。眼前仕途的顺利、随遇而安的性格造就了自己就在一个中小城市扎根。10多年过去了,通过努力爱人也调过来,有一个小家,有幸福的感觉,觉得也是一种活法。
: ?5 X9 Y! X' R   
2 _0 Y; ?# e2 [基层十年:理想与现实之间差距很大,“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q) y/ S$ n! E
1998年7月,同学5人一起来到某基地——一个训练机构。从基层干起,排长、副连长、连长、装备助理员、教练营代营长、营长,2008年调至驻市单位任教员,2011年3月提出转业,有12年多的基层生活,于我留下深刻记忆的是在基层一线带兵的十年生活。! U5 W0 s5 T" Y
想做一番事业,凡事较真,结果却是伤痕- Y3 c5 |) q) o, D: h- W$ [
刚到部队,第一印象就是松、散,好在有部队实习的经历,落差不算太大。半年的考查,1999年初,被任命为修理副连长。时逢修理连搬车间,对于车间的设备、器材等的摆放就想认真的规划,利于战备、方便生产。没有想到,自己的认真会和装备处长发生冲突。摆放车床的时候,修理助理提前给画出了线,要求我们及时摆放,应当说画线也比较合理。处长过来后要求变动,但是战士们已经打好膨胀螺栓,浇铸水泥,要变动就需要重新返工。谨慎起见,我先问了一下修理助理,才知道这个处长一般不敢训老一点的干部,见到新干部就想威风一下,让我不要说话,也不必变动,新来的领导不也不了解他,时间长了就没有人听他的了。没有想到人家还和我较上劲了,每一次过来都问,有一次我实在忍不住解释了几句,“你兵龄不长,废话不少!”还带了脏字,有点性格的人谁能忍受?这就是第一次冲突。有人劝说我事后认个错,而我的个性说实话真错了都是用行动表达道歉,更何况我本就没有什么错误,这个梁子就结下了。
4 p; }0 x* |/ Q也许是命运中注定要碰上这样一个对上逢迎拍马屁,对下狐假虎威的处长。“工作前随口许诺,工作后从不兑现”是这个处长最突出的特点,作为修理连副连长就这样夹在战士与这样一个不负责任的领导之间,为了战士的利益就要得罪领导、不得罪领导就没有办法维护战士的利益。年少气盛的我选择了维护战士的利益,还动员教练营的营长、教导员都以党委名义出面维护,但是这个处长自然知道根子在哪里。因为营房相距比较远,大队常委们对于我这样一个新干部的认识都来自装备处长,不用想就知道结果会如何。
% U" `0 f4 a7 F# ~  w5 j对于修理工作,也是十分的认真,也与兄弟单位的干部们的“马马虎虎”不能相容;为了心中的梦想,每天晚上坚持学习到11点,更让许多人不可理解。记得有一次政委查铺,看到我还在学习,就劝说“不要只在智力方面提高,多考虑一下非智力因素对于一个人成长的影响……”说白了就是找领导活动活动。而我实却不相信这个事实,心想大不了不工作,专心学习考研算了。
* s/ m" x. k. u$ R6 ~一年下来,常委们对我的评价一般,自己也就放任自流。. [  _; w" d$ ?+ e
放弃,想结束基层军旅生活,却赢得一片赞誉
7 n' z  R* A4 P/ Q: v' T5 l+ ~2000年初,本想到教研室去,却因没有“活动”,加上营党委对我的美言,还是留在连里任副连长。对于工作,我已经没有了激情,加上战士们对我很尊重,老兵薛**、冯**等完全可以帮我打理好工作;加上结婚后有个牵挂,隔一周就周四回家、周一归队,日子过的倒是安逸。
! E% @# \( D' j. F对于部队现状的不满,就有了想转业的念头。私下问过干部干事转业的可能性,说本科还要等到35周岁,要不自己活动活动。怀着考研的梦想,我把所有的心思全花在了考研上,但不再想仕途,而是选择了法学,想当一名律师——这当然和家里曾经遭受不法侵害,却无处“讨说法”的经历有点关系。! w. a  A9 _2 d! x" |! N5 Z
不再和装备处长冲突,工作也还顺利,常委们对于装备处长的进一步的认识,特别是连续两年我领队参加基地修理比武都取得团体第二名的成绩,常委们对于我的评价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年终,我找到大队长(团长),说想去教研室,不曾想队长直接说:“回去好好干,明年当连长吧,过去的事我们都已经知道怎么回事了,别往心里去。”# G6 ]( }, {9 L+ G' M
没有“活动”,对于当连长也没有兴趣,所以对于当不当连长并不在意,但是对于评价的改变着实出乎意料。这也许就是“做工作越多,犯错的概率也越大;反之亦然”。
  W& n7 T/ C7 T* F1 j' [面对挑战,他人的退缩成就了无欲的我
, [3 a: k6 q* i& N/ `2001年军区搞小修分队达标验收,现任连长退缩了;常委们也不放心,就选择了我。用装备处长后来喝多了的话说:“如果没有小修分队达标验收活动,你能当上连长?”可见我和他的关系间已经不可能缓和了。4 _  M4 ?- D. c, n) G
面对自己本就很熟悉的工作,我选择了接受。一是虚荣心,二是让领导们知道本科生原来也能带了兵,也能带好一个连队。6 x$ A1 D- {: P# Y8 q! P
正常的话,修理连应当是副连长事多,连长就是抓一抓行政,到了车间就是副连长的事了。可是有了达标验收,连长的任务就重了。3 l6 h8 K$ [2 _6 }) n
作为一个训练机构,本身就没有任何战备观念,小修分队达标活动却重点是野战条件下的修理达标,这对于机关、对于连队都是一个挑战。为此,我和机关蹲点指导的干部一起学习、研究,终于有了一整套方案,并且得到了基地业务部门领导的肯定。
- A( ~8 `: H1 g连队也紧跟基地建设的大环境,改变了松、散,年终先进连队的评选,由于各方面的机缘,我们被营党委上报到大队。是由于没有“活动”,第二天政委到营里要求重新开党委会,意思也就是否决了营党委的决议吧!营长托辞:“按惯例修理由于和教练连队没有可比性,一般不参加评比。”但是修理连的变化是实实在在的,是大队上下都认可的。& b" ^/ e! y; Z
得到了认可,想到一时不能转业,就想在基地有所发展。认识到在基地想有发展必须先到基地机关、领导身边才有机会,就开始找机会想到装备部去。找科长,科长已经不再有决定权;找部长,部长面临调整;事情就搁且了。- x: Q. t2 P5 i/ B
端正风气,免不了“伤及关系”,不曾想成了我军旅的硬伤
. U6 H: l; P& a, w: a没有到基地,考法学硕士无果,便安心于连队建设。修理连队志愿兵的指标相对多一些,是“关系兵”聚积的地方,要想从根本上端正风气,就必须对“关系兵”适度较真。三年的连队生活,真情赢得了尊重与拥护,较真却成了军旅的硬伤。# O$ d" Q3 L8 ?& }) v& }
用真情体现在不仅对战士们的现在负责,要求他们认真学技术、练身体、守纪律、积极投身连队建设;还对战士们退伍后着想,业余时间教他们想学习的科学文化、电脑知识,力争让他们有朝一日到地方有一技之长。这样的氛围成就了一些人:冯**对技术融会贯通,不仅车、钳、电、焊样样精,而且学会了微机软、硬件的基本知识;吴**重点学习电脑知识,退伍回去后从事于电脑安装、销售……许多年过去了,连队的许多退伍兵还和我有着联系,这是我一生的骄傲。7 h3 s& D6 G, S
较真却是我一辈子永记的教训。连队有一个老志愿兵小*,是基地司令的亲戚,说实话在连队表现很一般,经常和别人发生冲突。几年的基层经历,我也知道较真要有度,特别是主要领导的关系绝对不能失了分寸,但是没有想到有一天我还是没有能控制自己。+ f2 s: c0 H: j' w2 M1 e
连队志愿兵多,成家的兵就多,一到暑假纷纷前来探亲。如果不说一说,每天早晨出操就不到10个人了。为些我作出规定“家属来队,第一周可以不出早操,第二周开始正常出操。”并要求所有成家的战士写出保证书。小*爱人来队,应当说刚开始制度坚持还不错,但是当他父母来队后,就一日早操也不出了。我和他多次谈:不出操必须和值班员请假,小*依然我行我素。让他作检讨,一口就回绝了。为此我开始还是给他一个台阶,点名时讲:身体发肤,受之父母,父母来队陪一陪,无可厚非。不过以后有事必须请假。这小*还真不含糊,说什么也不下这个台阶。等到他父母走,那一天也恰好司令到大队检查工作,他过来和我请假期送父母回去。当时刚吃过午饭,我说你作了检讨,我就同意你请假,小*还是不让步,我就不再理他,上床躺下了。不想他来了一句:“司令现在在大队,要不给他打个电话?”一下子就把我点爆了“好,一起去打,他兵龄长、阅历多,正好问一下他这样的兵如何带……”小*软了,我却真生气了,无论他说什么,我都不再说话,心理就想:“你敢不请假回去,我下午就给司令打电话,问一问怎么办。”大约快一个小时过去了,小*答应作检讨,我却仍然不松口,小*下午也没有回去。心想这事就过去了,不曾想小*于第三天调离,大队长打电话问我是怎么回事,才意识到事情远非我想的那么简单,可是已经迟了。年终总结,司令到大队找基层主官谈话,亲切的和我说:“……小*的事,不要有什么负担……”还天真的以为没事呢……' o9 Y+ j* v& b9 K+ p
后来的许多事才知道,不是任何一个宰相肚里都能撑船的。基地装备部几个师哥放出风来,要我活动一下去部里,可以说几经周折,终于有一个通知说是去**学习,实是代表基地装备部的(后来才知道),不想第二天又通知不去了。暗地里才知道去装备部的事又黄了,具体详情不清楚,只知道师哥们费了很大劲也没有能扭转局面,而司令的一个关系去了……
3 I, n2 R, Y. ~5 G% X“士为知已而死”,在新岗位上力图有所作为/ ^4 y( [8 `2 B: o8 f/ i
经历这样的事,想一想自己还能在基地有什么作为?面对政治处主任说去学兵队代职我也一口回绝了,就一心想着转业了。新任大队装备处长把我要到了装备处,对于工作,我没有松懈,总要对得起处长的“知遇之恩”。新任大队长带着嫂子也劝说我要好好干,还让我当面给政治处主任打电话同意到学兵队代职……而我内心的想法是当时谁也不知道的。2005年6月,大队长私下告诉我要去营里代职,7月份,命令正式下达。
+ p' ]' y% ^2 G2 Y# T“士为知已而死”,既然有人如此看重,理当回报。任职的几年正好是战士减编的几年,一个连队也就十几、二十个人,正常每天出车14台,加上各种值班连队的驾驶员很紧张,可以说干部们都到一线充当了助教,只是上了山可以不跟车,上下山跟班干部必须开一台车,否则就完不成任务。日子一下就回到了军校的大三、大四,每天都在山上过日子,看似没有什么事,却也是“每天四两土,白天不够晚上补”。到了八月份,教导员有了想转业的念头,营里也没有配副营长,肩上的担子一下子就重了。5 R# P# D* P; b! d
记得有一段时间教导员请假,我是白天、晚上连着跟班,身体实在有点顶不住了。政治委员赶紧给教导员打电话才缓解了一些,现在想来当时确实是以队为家了。
2 O! i" W  u$ `9 w4 H% p4 n学兵毕业,一般预备期几乎没有什么事,为了提高战士们的技术水平,营里正式组织授课。每天和连队干部一起研究教学,让连队干部、老一点士官参加授课,有了担子才能督促他们自己先把原理弄明白,再讲给别人听。记得有一次问刚选取的一期士官:什么是反转向?这个战士说:就是下坡的时候,拉左边的转向,车向右边转向。听了这样的解释,谁不吃惊?为此,和连队干部一起重新讲分离、制动、反转向的原理、技术要领,只有讲明白为什么,他们才会在训练中主动实践,真正掌握要领。
3 a# ^' ~: Q* h9 V逢假节日,都会找个别常委“乞讨”一点钱来搞专业技能比赛。现在想来,这纯粹是拿自己的脸面办公家的事——傻!创造了这样的大环境,各连队还好,至少培养了两三个能够拿出来的“技术骨干”。但是整个基地的大环境是无法从根本上调动战士们的积极性的。选取士官基层基本参与不了,全是关系——结果是干得好的留不下、混日子的留下了,真正静下心来学技术的兵也就越来越少。
' q2 K( c% m7 q& v精力集中到提高战士的专业能上,忽视了对连队主官带兵能力的培养,对连队主官期望值过高,是任营长初期的重大失误。都说学生官带不了兵,我一直不相信这样一个事实;因为自己也是学生官,无论自己感觉、还是部队上下的评价,都还可以。当时有几个主官也是学生兵,却实在是带不了兵。开始很少直接参与连队的管理,以为和原先的营长们一样“点到为止”就可以了。几个主官却是你这边说,那边他就忘记了、或者他根本就落实不下去。结果就是个别连队的兵根本就不尊重连队主官,还经常发生小冲突。最后营里成了“消防警察”,十分被动。发现这样的问题,及时调整思路,重视了对于他们的培养,才算理顺各种关系。有了前面的努力,第二年就没有那么忙,着手沿着任连长时的思路想要创建后来部队所提倡的“学习型军营”。这时候一连连长给了我很大的支持,也就从一连做试点,从学习电脑入手,一步步展开。2006年,全营干部战士共有20多人拿到了计算机应用二级证书。
( P/ t7 i2 P. l/ ], U$ B$ ~任职的几年,组织上也给予了个人很多荣誉:尊干爱兵先进个人、2007年作为军区优秀基层主官到北戴河疗养……! p/ F. Y- ]) L6 P- G) u- c7 R
小不忍则全盘输,“冲动的惩罚”3 L$ S$ R2 r- {
原教导员转业后,**来教练营任教导员。开始虽然领导们担心两人性格都好强,我们却一直处理的很好。常委调整后,被动的卷入一些事情成了我们之间的主要矛盾。4 \( Q3 E/ l( U& a" n; L9 `
不主动和领导消除误会是我人格最大的缺陷,过去有过,也认识到,却一直没有改变。当常委们因地域关系对自己有误会时,我就被动的卷入了。
; R7 {% `. S1 k3 y. B- m5 @矛盾爆发的导火索,是两个关系兵入党的事。两个主要领导都打招呼,按我的意思要办一起办,要不办全不办,因为两个兵都表现一般。但是,过了一段时间,教导员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一个人去找了政委和副队长,就定下来只办一个,这样的事能办吗?当时对于基地的情况也看明白了,一直在基层工作,没有任何“油水”,想再有作为很难,就动了心思不想干了,就不去管这件事,让他一个人协调。而政治处主任不行,一定要征求我的意见,事情就一拖再拖。
3 J* I1 l* I8 j8 j! ?( ~一天和原先在连队搭班子的指导员在外边喝点酒回来,本来就着急下午还要过去参加两级党委班子的篮球赛,教导员又来烦,就没有理会,也没有给他好脸色,估计气得够呛,冲突就发生了……事情过去了,也没有必要去回想谁对谁错,当时还有常委去“调查”谁先动手,有用吗?如果没有背后的一些事情,会有这样的结局吗?6 @/ I: ?* y3 i6 G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不几日功夫,全基地都知道了这件事。这样一来,想和领导直接说不干了也不好开口了,只能在基层继续干了。
  C9 D$ f4 J  `3 q! W教学一线谋科研,遭遇“曲高和寡”" j! v+ a, l5 W3 {. U
2008年4月,考虑到爱人一个人在市里照顾孩子困难,直接给基地政治委员写信,想调驻市部队任教员;2008年5月12日,正式到新单位报到。可以说部队的十余年,我找人、送礼想办的事基本都黄了,所有办成的事全没有花钱,是不是太有意思了?
4 L" H! R  n7 y: R- L& z到了新单位,真正体会到无官一身轻。办好自己份内的事,就是很好的教员了,连续两年都被评为大队优秀教员,还发表了论文。然而对于生活,还是觉得充实一点的好。2010年,一个大学同学提出想搞项目,可惜没有找到合适的课题。我们就一起起草、申报、活动……基地历史上就只有一个老教员找总装的同学要了一个项目,还不是按正规渠道,是先定后补手续的,所以几乎没有人相信我们可以申报成功。当院校的同学们透漏需要拿钱活动时,没有办法,只身找到了已任司令员的老大队长,还好,他很认同,但是相关人员就不好说了……面对这样的环境,对于项目的申报也没有足够的信心,2011年,选择了转业,离开部队。转业的事定了下来,项目也下来了,老天真是什么玩笑都敢开!: A' R9 @- E( V2 Z+ `+ Z: V
' H; s  B4 D3 S9 }2 T  R. f
几点感悟:
& f4 t( w' Q+ B2 U/ Z一是想有一番作为,首先要认识自己,选择好努力方向,并为之不懈努力。
# W& O6 Z5 Q) x; m识他人易,识自己难。毕业十余年,相处过的人都觉得自己应当能够有好的发展,然而结果却很不理想。仕途上没有超越、技术领域也刚起步,主要原因还是对于自己的认识不够,没有一个努力的方向,也从未不懈努力。军校的磨砺确实让自己有带好一个团队的能力,但是如果不愿意改变自己,不主动融入环境,就走不了多远;安心技术,自己又不甘心,面对仕途的诱惑没有拒绝的力量;就在这样的矛盾中走过了十多年,一事无成。9 w- d& b4 O6 [7 r
其实一个人的成就主要取决于自己,而不是他人(除非你不是普通人)。回头想来,同学无非可以分为两大类,一类是随遇而安的人,一类是为自己的目标不懈努力的人。这当然取决于个人对于生活的态度,受到家庭、教育等各方面的影响,却实实在在决定了一个人的成长。大凡被世人认可的成功者,多是第二类人。: l7 ]3 v5 L% T8 R# b* X' k! k
环境固然可以影响一个人,但是真正起到决定作用的还是自己。自己在被信任、被责任的日子里,确实学到很多、锻炼了很多,然而骨子里随遇而安、以家庭为重,就决定了自己不会为一个所谓的目标奋斗到底,也就不会有更大的成就。: G2 j7 G. \, d( h5 o! {) y* y
“到了部队,谁还管你正步踢得怎么样,主要还是通过说、写来看能力强不强……”这是一个郭**当时说的话。他很有个性,爱哲学,后来很少联系,据说通过几年的努力,达到了自己的目的。在我国,普通阶层评价一个人有没有才,确实更多的是从语言、文学方面去看的,特别是在非专业领域。1 Z6 T3 F) i. y! }) V
“是金子总是要发光的……”这是我当时劝说蒋**不要让“队长助理”抓着不放,认个错,能够早一点入党时他的原话。就这样的性格,他毕业后坚持了几年,终于考入后勤指挥学院读研究生,也算是达到自己的目的了。
4 l  n. F- f- r' L; Z. w- m真正让大家佩服的估计应当是李**、孙**,学习成绩不及陈**、崔**等,却很有远见,且“才不外现、为人谦和”。学习成绩保持中上,却又在学员骨干的岗位上得到位了锻炼,丰富了自己,免试攻读研究生后都到了很不错的位置。; u- `3 J! ^2 C0 @. p
其实很多人是值得回忆的,然而排除其他因素,成功者多是认识自己、并为目标不懈努力的。而且他们年少时就和常人有一点点的区别,那就是“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吧” ,很少为眼前利益放弃自己的目标。
3 V' W6 d7 {7 w- F2 ^0 f: B0 C二是不要和现实“装清高”,不会融入,就不会有“生存”,更不会有改变。- V7 ~9 t- A0 Z6 x/ J3 d" x7 u
想自己大三时曾经对于社会不良现象立志“不评之避之甚而抗之结果终任之,要忍之容之力求挽之”,现如今却只能做到自扫门前雪,主要原因还是拒绝现实,没有融入。想一想任连长、营长时,每年还能帮助个别表现好的战士选取士官,单位至少还有一点正风正气,为什么?因为小范围你能说了算。那时也算被动融入,生存下来了,就有“话语权”。+ {' |8 D0 K4 i4 b/ c7 s6 a" I
没有经历资本主义社会,人们的民主、法制意识不强,凡事找人,推动了官场的腐败。正常的事花钱办,还得感谢人;不正常的事花钱办,成了就是“青天”、不成就骂人。不敢“吃、拿、卡、要”的也会要了,收了钱、办了事还能落名,这样的好事岂不趋之若鹜?官场用人也是同样,送给谁、谁提名就听谁的话,那为了让更多的人听自己的话,就要收更多的钱、用更多的人……面临调整的人不拿钱出来,就连自己都不放心!这样的风气,能够杜绝了腐败?想起了《梦断紫禁城》(郑万隆等著),里面对于和坤由廉变贪的描述,很是认同,这样的现实,不融入就没有生存。" y2 p8 v& ^+ O2 \
理是这么个理,只能劝有志之士“不评之避之甚而抗之结果终任之,要忍之容之力求挽之”,也学一学《康熙王朝》中的李光第收拾索、明两大人,为社会风气的纯洁努力吧!而作为一个军转,脱下军装,就踏踏实实过普通人的生活吧!
7 ?! w; E- i$ `5 _, k
: R: m" i, ^* W" N. v3 t2 F1 w

评分

参与人数 2经验 +50 津贴 +40 收起 理由
断笔余芒 + 20 谢谢发表精彩内容,论坛有您真好!
唧唧歪歪哥 + 50 + 20 谢谢发表精彩内容,论坛有您真好!

查看全部评分

本帖被以下淘专辑推荐: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12-3-28 16:14:06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该帖被管理员或版主屏蔽
回复 支持 3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12-3-29 00:19:49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该帖被管理员或版主屏蔽
回复 支持 2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12-3-28 17:05:28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该帖被管理员或版主屏蔽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6-23 20:45:01 | 显示全部楼层
几年混的不容易,付出有回报,值得的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growth: 115

发表于 2012-3-28 15:28:07 | 显示全部楼层
感悟很深刻,感谢分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3-28 15:35:06 | 显示全部楼层
好长好长,粗略看了一下,楼主够认真的!不过最后提到的李光地在人品上可不是个什么好东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3-28 16:40:49 | 显示全部楼层
好:13240

点评

呵呵,升级了。  发表于 2012-4-8 18:56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12-3-28 16:45:25 | 显示全部楼层
很认真:12960

点评

粗略读一遍其感悟彼深……  发表于 2012-4-1 14:04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3-28 16:58:50 | 显示全部楼层
看这文章长得,好真心。这年头时兴吃“快餐”,学习起来有点难了。慢慢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3-28 16:59:40 | 显示全部楼层
太长了,留自己一个纪念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12-3-28 17:19:41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不错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3-28 17:38:22 | 显示全部楼层
怎么跟我的经历差不多啊!一样的人生轨迹,我是高平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3-28 17:46:0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样的性格经历,转业的没有自主的多。我自主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3-28 17:49:27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 我性格和LZ很像啊。没有花过一分钱,没有找过一个人,干到现在的样子 全凭自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3-28 18:05:08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了  哥们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3-28 18:30:25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样的自传最好自己留存,不要装档案。否则人事干部会得出什么结论,不好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3-28 20:21:15 | 显示全部楼层
哥们像是陆院的。学习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3-28 20:35:43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的话感人0 }6 _. f" ]5 i- E! D- s
* i- ~' B. L9 e9 \3 X5 [' y$ c
楼主是个明白人
$ y/ d% V/ q; ?' |
: v+ k4 N7 ^/ {" H. _6 r是个国家的脊梁1 o% z( D$ Y, t' A1 }$ G
: k4 J9 j, T1 r/ ^6 W2 j
但是你唯一正确的是活的自我了: a1 T2 s9 b$ J& ]6 L+ v

1 T, n1 d8 S, U4 S' b路遥的小说有续集喽:12956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3-28 20:47:52 | 显示全部楼层
有才,写的真好,谢谢分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3-28 21:46:18 | 显示全部楼层
干得好的留不下、混日子的留下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3-28 21:50:49 |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了 兄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