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微小说,更新004长篇官场小说荐读:《一号首长》-第21章:谈入职的事情昨晚的癫狂情景依稀还在眼前,而怀里的温香软玉也依旧在抱,但是李睿可没有时间缅怀感叹,因为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 - Powered by Discuz!

军转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微信登录

微信扫一扫,快速登录

查看: 351|回复: 1

[其他类] 更新004长篇官场小说荐读:《一号首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8-23 11:28: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微信登录

x
第21章:谈入职的事情
9 ]4 y/ O3 p+ e6 F9 f# _% ~昨晚的癫狂情景依稀还在眼前,而怀里的温香软玉也依旧在抱,但是李睿可没有时间缅怀感叹,因为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今天可是周一,他要去市委办公厅秘书二处报道上班的。
: z) f/ X! @% D1 A! u0 F. z" _, B% }2 ~- p
    他火急火燎的穿好衣服,也没洗漱,跟二老说了一声,赶忙往家里赶去。刚出单元门,碰到了买早点回来的刘丽英。
( N& E1 {; M/ u! j3 f# X0 x3 c3 O: D$ w, k! o5 S# E& t& X* h
    刘丽英似笑非笑的觑着他,调笑道:“哟,你精神头儿可真足,昨晚上折腾那么晚,早上还能起这么早。”李睿脸色刷的就红了,心说这女人一旦变成过来人,可真是什么玩笑话都敢开,她刘丽英也不想想,这种笑话能跟妹夫随便开吗?讷讷的说:“我还要上班,先走了。”刘丽英道:“也不急吧,吃了早饭再走呗。”李睿说:“不了,我还得回家换身干净衣服。”刘丽英抿嘴笑道:“不用换了,你穿什么衣服都帅呆!”李睿冲她笑笑,骑上电动车走了。" C8 e: ]/ H0 N0 n! X* D5 q
5 {( G- G* a8 N4 C
    刘丽英原地望了他一阵,好久才叹口气,又摇摇头,走进单元门。
1 O+ a2 _1 z  F7 `8 b1 C- x  t4 O/ N7 ?9 v9 Q
    李睿从路上买了早点,赶到家里后,让老爸李建民先吃,自己跑到洗手间洗澡,洗完后换了身干净利落的衣服,随便吃了两个包子垫了垫,就骑车赶奔市委大楼。
& a- `; A- O( m9 q5 U6 a$ r( D) E! m+ B" g
    秘书长上次说过,会亲自带李睿去见秘书二处的处长季刚。如今李睿正式过来上班,似乎也应该先去见秘书长。但他可没那么大的胆子,在秘书长没有先行召见的情况下一个人过去。他想,既然已经知道了具体的工作科室,那就直接过去呗。) M. P* N8 `6 L2 G+ L: E

9 |! c- T7 ?5 D1 [3 s    李睿径自来到位于七层的秘书二处,跟人询问后,与处里主持工作的副处长陈晓和相见。陈晓和也就是之前奉秘书长之命给他打电话的那个人。由于季刚是市委副书记的秘书,平时在处里的时间很少,不在的时候就由陈晓和主持处里工作。奇怪的是,陈晓和对他调来处里工作并不知情,只给他指了一张空位让他先坐,等季刚来了之后再谈入职的事情。% i/ N9 U' v2 [( A3 o
4 A. L" @1 v9 M; z3 v
    李睿运气还不错,坐下没有一刻钟,季刚就风风火火的赶了回来。$ g- _2 d) \9 K* a: Z

* G) G, M: u8 i    这是一个年级在三十六七岁的男子,身形瘦削,平头,两鬓白头发很多,国字大脸,长眉细目,手里提着大大的公文包,走路很快,几乎是刚出现在门口,就已经走到了最里面的办公桌前。这么快的行走速度,一般人肯定就忽略了坐在门口桌后一声不响的李睿,但是他没有。
/ w) c* _* o" |$ T9 @2 G0 j1 Y
6 Z; m% ]' n& v8 f) e2 R8 i    他将公文包放在桌子上,走回到李睿身旁,面无表情的问道:“你就是今天来报到的李睿?”李睿猜到他就是季刚,暗想,估计秘书长只把自己调到秘书二处的事情跟这个正处长说了,要不然陈晓和怎么会不知道呢?忙站起身说:“对,我就是,您好,您是季处长吧?”季刚道:“你怎么认识我?”李睿见他一上来就是咄咄逼问,没有任何友好的表示,心里暗暗发凉,赔笑说:“感觉像是。”季刚怫然不悦,用教训的语气说道:“从今往后,你要是想在我的二处干,我不希望再听到类似于‘感觉’‘像是’这种模糊不清的词语,也不要带着感觉来上班。要脚踏实地,谨言慎行,你给我记住。”
5 j8 ]: H' P, P! z  W% s. ?
# R1 |- A. L, z& M& X    李睿肚子里叫起撞天屈来,自己好像没说什么吧,却招来他这顿批评?何况一共才说了四个字,却被他逐一批驳,是给自己这个新人一个下马威,还是这个人生性就是如此的苛刻无情?若是后者的话,看来自己以后在二处的日子不好过呀。不会刚刚逃离女魔头袁晶晶的魔爪,又陷入了虎穴狼窝吧?脸上讪讪的说:“是,我记住了。”6 z5 {  x, k$ r( F: r. V

1 r: X6 S0 `2 N- n/ y% E    季刚说:“你的工作证已经办好了,在我那收着呢,我过会儿拿给你。”李睿说了句谢谢。. L0 E4 [; N" Z3 I; j+ K7 e

4 h1 m% ~6 d  y; }7 W" }    季刚扭头问陈晓和:“老陈,给李睿介绍办公室的同事了吗?”陈晓和说:“没有,都等着你呢。新同志入职,还是你这个处长负责名正言顺。”季刚说:“这个不要等我。你平时主持处里工作,你负责就好了。”陈晓和说:“我可不敢。我压根就不知道进新人的事情,万一……嘿嘿。”
$ F) Q) h$ L& d! r- ]- L. p4 e9 P9 @) F8 V  S2 E
    李睿在旁听了这两位正副处长的对话,觉得他们之间似乎有些不和谐,心中暗暗犹疑,这办公室正副领导要是明争暗斗的话,自己这当小兵的怕是日子也不会好过。$ ]4 {- i  U' t: K
# ]6 a. ]5 \9 d4 L' r! r
    季刚没说什么,转回头来,给李睿介绍起办公室的同事来。
, c4 U/ X. u, _: Q
- l* p( P' X$ |: B5 {2 l    除去新到的李睿外,秘书二处目前一共五个人。季刚是处长,主持二处全面工作。陈晓和是第一副处长,季刚不在的时候主持处里工作。还有一个副处长几个月前刚刚退休,就空出了一个副处长的位子。接下来,一个叫黄伟华的人,目前是副主任科员,也是秘书二处乃至办公厅知名的笔杆子。还有两人,张博明,李达松,都是普通科员。
0 `8 F6 U3 ^( l
% `, t6 M! y) w9 u  u3 @3 e& |( C    秘书二处,名为“处”,实则正科级的办公室。季刚还有陈晓和所谓的“处长”,其实都是科级领导,只是刻意拔高了这么叫而已,就像办公厅一般只有省部级单位才会有,市里的办公厅充其量只能叫办公室,但全国大多数编制不严的地级市,都会自称为厅,这可以理解为名义上的高配,为自己脸上增光。整个办公室,满编六人,原来是五人,现在随着李睿的到来,算是满编。+ m1 C6 f* p$ ^& e1 a- O5 z

1 N2 E' h8 x1 d3 z' K    季刚介绍李睿的时候,只说他是新来的同志,并没介绍他的职级。其中陈晓和知道他曾被秘书长单独召见过,因此对他不敢怠慢。其他几个人对他的到来并没有太多的感觉,寒暄之际就显得不那么热情。9 U5 J3 Q- l0 m  Q! S

6 V5 H9 Q& F/ J    互相认识以后,季刚给李睿布置了工作。李睿刚到处里,两眼一抹黑,什么都不懂,季刚自然不会给他安排什么具体任务,只让他熟悉工作环境,帮着别人干一些打杂的事情,闲着的时候就学习各种材料的书写规则。
9 f' `- P- t: D, d7 e- N1 q# C$ H( ^0 a
    黄伟华被季刚分派给李睿当师傅,李睿日常工作中有什么不懂的都可以请教他。3 e! M  {+ b* q0 \

2 o/ {  L% Y2 _7 B3 y1 d    季刚并没给李睿介绍二处的具体职能,李睿虽然自己也能猜到,二处多半是给市委专职副书记服务的,但还是想知道的尽可能多一些,以免日后工作中有什么疏漏,见季刚冷冰冰的,似乎不爱理人,自然不好过去问他,想问黄伟华吧,别人都在安安静静的工作,自己去找他窃窃私语的话,似乎也影响其他人工作。想了想,只能暂时将这个疑问压在心里,等以后有合适的机会再问。
! _: X  B- i% y$ Y1 X" q& h( k) |& X6 C) g: L
    季刚好像很忙的样子,在办公室待了没多久,就又急匆匆的走了。他这一走,办公室的威压好像少了许多,每个人的脊梁骨好像也都挺起来了。不过,依旧是没人说话闲聊天,都在眼忙手乱的工作,好像每个人手里都有忙不完的活计似的。
( u# x" F  D4 w! Z. C
$ k& I) O$ d3 w( U( H: ?    陈晓和起身走到李睿身旁,和颜悦色的问:“怎么样,领教咱们处长的厉害了吧?”李睿一怔,随后才明白,他说的是刚才季刚对自己那番下马威,只是他这话好像透着对季刚的不满,自己当然不好多说什么,便只说:“还好,季处也是为我好,给我提个醒,我挺感激他的。”陈晓和微微愣住,没想到这新来的家伙居然怀有感恩之心,季刚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教训他,他都不恼,心下暗暗称奇,摇摇头说道:“你知道什么!这才刚刚开始,以后有你受的。”李睿憨憨的笑了笑,没再接他的话茬。4 l0 V: u, A& e8 X4 y
8 Y, V" \  f; f; V
    从这天开始,李睿就在秘书二处扎下根来,努力学习,认真工作。由于刚来的缘故,他基本上也没什么具体工作,除了学习,大多数时间是给别人帮忙,收收文啊,抄写材料啊,帮着准备下会务啊,打打电话做下联络啊,都没有太多技术含量,却很琐碎,也因此弄得很忙。
1 X' i  x- D1 m! w# W% [) G5 [% ?* z5 z3 D5 w' }1 Y
    时间过得很快,一周匆匆过去。秘书二处在李睿心目中的神秘高大形象已经轰然倒塌。他原本以为,秘书处是市委办公厅的核心机构,靠近市委主要领导,活不多,清闲,且容易升迁,是个红得发紫的抢手衙门。哪里想得到,自己全给想差了。这秘书处是靠近市委主要领导不错,但也仅仅是处长靠近而已,其他人可能半年一年的都见不到书记们一次。工作繁多复杂,需要考虑、协调的人、事太多太多,既费脑子也费口舌,“五加一”还有“八加二”是这里的家常便饭,经常性忙得忘记吃饭。
) c. o! {7 E! r+ U+ s
8 U: e, j: \$ k; z# a5 T; z! W! K    李睿甚至开始感谢起以前老上司袁晶晶对自己虐待一般的使唤,要不是她培养了自己坚忍耐劳的工作脾性,还真是无法适应秘书二处这里的超高压工作状态。& k) D1 g  |, m9 n. F
, V0 d+ o- q, ~5 k
    也是这一周,刘丽萍回到家里来住,并且跟以前有了很大的改观,拾掇家务,买菜做饭,一时间如同贤妻一般。李睿看在眼里,心里并无半分的感动。晚上夫妻两人睡在一张床上,刘丽萍不止一次引诱他,但他总是拒绝。刘丽萍也不生气,转过天来对他依旧温柔微笑,让他有脾气也发作不出来。# K3 Q5 X# C8 i4 t/ O6 P; q
. m: D$ d/ ^8 [! d' K
    周日,李睿试着联系袁晶晶,想将她的工资卡归还,怕她在家里打电话不方便,就给她发了一条短信。袁晶晶回复说,她不在市里,等下周再说。李睿心想,等下周,下周自己又要忙得分身乏术了,她到时候有时间,自己却未必哪。5 l# y; i7 _, K& r
+ \& l6 o/ g8 d4 @7 }3 k7 X1 |
    如是又过去几天,刘丽萍见他每天早出晚归,比以前在水利局的时候还要忙碌,却始终带不回升迁后可以得到的实际好处,便渐渐对他冷淡下来。先是晚上再也不殷勤问询也不引诱他了,接着早晚饭也懒得做了,后来索性就恢复到了之前家事半点不管的样子,每天早出晚归,浑似外人。第22章:累死还是闷死?
1 O- r3 i! L4 \李睿看在眼里,暗暗好笑,这个女人,其实就是一条大号的变色龙,仅此而已。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但笑过之后,也有几分失望。当初被秘书长亲自召见把自己到市委办公厅,可是大大的兴奋了一段时间,以为仕途再次一帆风顺起来。可哪知道,调过去以后,工作环境还不如之前在市水利局防汛办的轻松舒服呢。最起码,防汛办还有一个美女上司袁晶晶可以每日欣赏呢。可秘书二处呢,天天有忙不完的活儿,面对的始终也是那几个大男人,真是丁点意思都没有。真的难以想象,如果一直这么干下去的话,结局是累死还是闷死?
' B7 ?& q) L6 c% ^& b: S3 o) f0 @8 }
    就在李睿感到前途暗淡无光的时候,青阳官场发生了大地震。% e. S  j( N6 e

, k' M$ B# E- b' V8 `" w, L    青阳市委书记张文林由于长期与多名女子保持不正当男女关系,作风严重败坏,被省纪委调查,后又因巨额财产来源不明而被双规。正印证了那句话:不查,都是焦裕禄;一查,都是雷政富。
; w; z4 q: Y: B
% q- N9 W2 V- [' r0 z3 o    这件事的起因说起来也挺有意思,据说,张文林在跟其两个情人玩“一龙二凤”的时候,不知道被谁偷拍了。那人偷拍也就偷拍吧,拍下来自己欣赏也就是了,偏偏还发到了互联网上与人共赏。互联网就影响力来说,被公认为是当今社会第一媒体,其新闻信息传播速度可以用光速计。张文林的不雅照在传到网上后,第一时间就被各大知名网站论坛转发,在很短的时间内传得全国尽知。据说搞得省里有关部门非常被动,有位领导甚至拍了桌子。这也导致张文林以最快的速度被查处,算是还了广大老百姓还有“代表正义”的网民们一个公道。, E. d1 [: ?; k, X1 f: u- r" U

3 G* N, W: _" U+ n4 O8 l7 n" C. ]    青阳市委书记的位子就此空缺,一时间闹得人心思动,几位有志于此的市领导坐不住了,开始各自活动,打算趁乱拿下这个宝座。可是省委的决定让这些人迅疾从不切实际的美梦中清醒过来。
& c" |: M) p& ]& F( [
0 Z& H5 F& g" V. S! w/ t; D    省委常委会经过讨论决定,当机立断,任命团省萎书记宋朝阳为青阳市委委员、常委、书记,采取空降的方式任命了新的青阳市委书记,原青阳领导班子几乎没变,也就在最大程度上避免了青阳官场的混乱。+ w! A8 L' k1 b& t. t  P! E& x! Q( [

) o  }1 N, h$ T8 f# J0 s    整套程序走得非常快,从张文林乱交照片传到网上到省委任命宋朝阳为新的青阳市委书记,前后不过用了一周,几乎创出了国内任命市委书记的最快纪录。宋朝阳来青阳履新的那天,也正好是李睿到秘书二处工作的第三周的第一天。) P3 I; D- D+ q- e, w
9 X: ?% \8 Y9 }
    省委常委、组织部长方国涛亲自护送宋朝阳前来青阳履任,也体现了省委领导对他乃至青阳市的重视。
+ K) B- A' d1 H* C# H
" J1 [- H/ [% u    当青阳全市处级以上领导干部大会召开的时候,李睿作为这次大会的组织工作人员之一,终于是长长松了口气,也有时间歇会儿了。这次大会不仅是全市处级以上干部需要参加,会议还邀请了一些青阳市离退休的副厅级以上老干部,总数加起来将近四百人,是李睿熟悉会务组织以来参与的第一个大型会务。从会议筹备开始,他与所在的秘书二处的所有同事就全部参与进去,与秘书一处部分同志一起,承担起了会场布置、会议通知、座位安排、会场签到等诸多职责,可以说是忙得不可开交。7 @; F4 X8 A' c3 U8 K% c
1 f& }( ?9 C4 L% r
    现在,终于闲下来了,他也有工夫喝口水了,回想起刚才在会场上所见到的市里那些头头脑脑们,暗自一哂,之前在电视或者报纸上看到他们,很是敬畏,可是如今见到真人,才发觉他们也不过是普通人一个,跟自己没什么两样。# w. ]; e. Q* ~0 i
* x8 o0 {: \, `4 n6 @8 w  ^5 c
    这其中,他仔细观察了市政法委书记、公安局局长冯卫东。冯卫东个头不高,一米七都不到,长得又胖又蠢,脸上全是横肉,小眼睛不大,却目照精光,一看就不是什么好相与的人物。+ @, B! |; A) l' N: R+ U+ z
) y/ s& p: n3 J: r+ Q
    李睿暗想,他长成这副德行,估计他儿子也好看不到哪里去,可惜了美女上司袁晶晶,要终日陪那样一个猪头过日子,嘿,还真不如跟了自己呢。可话说回来,人家虽然长得难看,可是手里握有大权,袁晶晶跟着他们父子可以吃香喝辣,住大房子开甲壳虫,可若是跟了自己呢,只图自己一张脸蛋帅气吗?哪个女人会那么傻?女人越是长得美,越觉得自己是公主,对物质生活的要求就越高,看到刘丽萍,就能想到袁晶晶的要求会更多更高,自己狗屁不是,如何能满足得了她?唉,这辈子是别想当她老公咯。- R( B0 n+ A$ S  ]( X" v

+ P( \$ [+ S5 r. X6 D" {  Y( z    正懊恼时,陈晓和溜溜达达走了过来,笑着打招呼道:“是不是累成狗了?”李睿苦笑点头。陈晓和道:“没事,慢慢就适应了,我当年也是这么熬过来的。”李睿问道:“这大会要开多久啊?”陈晓和笑道:“你这话问得可是没水平,一点不像是咱们秘书处的人。”李睿不解的问道:“这里面还有什么玄机?”陈晓和卖弄的说道:“大会开多久,从来没有定例与规矩,完全看领导们发言多久。领导们高兴了,来套长篇大论,几个小时也是它;领导没兴致,随便说两句就散会,也是它。”李睿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啊,谢谢陈处教我。”陈晓和看看四下无人,小声说:“咱自己人,就别客气啦。对啦,我问你一句不该问的,你跟秘书长大人是什么关系啊?”
% s, u& V0 H. n, p' _8 S* K% L' I3 Z0 E- a/ ~
    李睿暗想,你明知道这种问题不该问,却还要问,真是自讨没趣,可对方又是自己的上司,不回答还不行,怕眼前这人势利,便没说实话,含糊其辞的说:“我是他的晚辈,他对我挺照顾的。”陈晓和转开了眼珠,笑道:“哦,这样啊,那老弟你有他提携着,前途不可限量啊。以后升官了可别忘了咱们哥们。”李睿微笑着答应了,心里却在腹诽,如果一直在二处这么干下去,迟早得华发早生甚至于活活累死,还升官呢,升屁吧。
2 g1 n3 Z: V! _
+ j7 M# ^0 I: _1 e. ]+ R# v    陈晓和忽然又叹:“嘿,也不知道这回一处哪位要发达了。”李睿听了很是不解,问道:“陈处,这是什么意思?”陈晓和瞥他一眼,说:“你想啊,新书记到任,随身带了秘书便罢,若是没带,那肯定要从秘书处挑啦。要挑也只能从一处的秘书里面挑,可不是谁要发达了吗?这一旦成为书记大人的秘书,那可是麻雀枝头变凤凰,从此就是大人物啦。”李睿这才明白,问道:“原先市委书记那个秘书呢?”陈晓和冷笑道:“原先那位,跟他的主子一样,被双规啦。再说,就算没有被双规,也不会被新书记看上的。谁会用前任的人呢?”李睿好奇的问道:“为什么不能用?”
8 u) @9 L5 V  q. e5 B/ ~, ~! C8 v# C6 ^
    陈晓和晃着脑袋道:“为什么不能用?我问你,假如你老婆有前夫,你会穿老婆前夫的袜子吗?”李睿听到这个比喻新鲜,很是好笑,摇头道:“当然不会了。”陈晓和解释说:“咱们青阳市,就相当于一个小媳妇,市委书记就是这个小媳妇的老公,是管她的。秘书呢,就好比是市委书记的袜子,贴身保暖,不论是香是臭,反正是一个味儿。你说新来书记怎么会穿已经有了别人味儿的袜子?何况,秘书又不是什么稀缺人才,有本领的多的是,人家领导别具慧眼,肯定要自己选拔一个称心如意的新秘书啦。再有,新秘书一旦被选上,就成了官场红人,那自然是对新书记感恩戴德,以后敢不效犬马之劳?这都是当官用人的学问。老弟,你可得多学着点。”
. R1 p; v3 V2 a1 B6 D
, V8 r# c- c0 [4 e    李睿本以为陈晓和说的这些话,跟自己一丁点的关系都没有。哪知到了次日,忽然又蒙秘书长大人召见。' W4 d' @8 b9 v/ A% _4 s/ X# t
/ [7 i0 G1 f% d. D& g  q" m
    在办公厅工作了这么久,李睿也早已知道秘书长的大名,杜民生。乍一听,是个稳健爱民的领导,当然,也能联想到民生银行上面去。! V6 C/ w/ t& w7 Z( U7 @& ~

( `0 E7 M, u+ _: v$ q& e    杜民生唤秘书叫来了李睿,秘书要给李睿沏茶,杜民生摆摆手让他出去,然后也没请李睿坐下,表情很严肃的说:“宋书记要见你。”李睿惊得差点没咬住舌头,不可思议的看向秘书长大人。杜民生说:“是为了挑秘书的事。”李睿不胜惶恐,结结巴巴的道:“挑秘书好……好啊,怎么找……找到我?”杜民生没说话,用神态表示,书记是看中了他。李睿吓得好像变成了一根羽毛,浑身轻飘飘的,都不知道自己在哪了,忽然冒出一句来:“书记的秘书不是要从一处挑吗?”杜民生道:“一处没有宋书记看中的人。”李睿啼笑皆非的道:“那也不能是我啊,我刚来办公厅工作,还不到一个月,材料讲话稿什么的都不知道怎么写,怎么当秘书?”杜民生说:“给书记当秘书,又哪里用得着成天写材料?综合处还有秘书处的人是干什么的?好啦,你不用多讲,我这就带你去见他。他时间宝贵,你最好现在就考虑一下,见到他以后如何对答。跟我来吧。”
* G( A. y$ h. w9 j% u1 O7 W  ^- o
4 m' S  W5 E) z    李睿根本就没有考虑的能力,愣在那再也动不了。杜民生从他身边走过,他愣愣的转过身来看着。杜民生开门后见他没动,回头看他。李睿忙跟了上去。杜民生带李睿走楼梯上了九层,一路东行。李睿呼吸急促,大脑一片空白,委实都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 f& F* G" A9 S, Q7 z) L4 D' F7 v4 O
    两人来到一间屋子门口,门开着,也是一间办公室,屋里摆设很简单,办公桌后面的椅子上没坐人。往里看,还有一扇门。杜民生径自走到那扇门前,轻轻叩了两声,道:“宋书记,我把李睿带来了。”5 @+ Z0 @# I$ t& w
第23章:好大的面子
  R# L# W7 D1 O里面没人说话,过了一会儿,有人把屋门拉开,温和的对两人说:“进来吧。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_6 L$ q# Y% E+ B; H5 u! P

1 P% h' E4 B% r6 Y8 s    这人正是青阳新任市委书记宋朝阳。李睿昨天在会场上见过他,四十多岁的年纪,身材中等,不胖不瘦,长得文质彬彬,颇有学者风范,乍一看像是某高等学院里的教授,任谁也想不到他会是主政青阳一方的最大领导。李睿更觉得不可思议的是,这位书记居然亲自过来给自己二人开门,自己可真是好大的面子。6 f& d" v, p( ~8 T4 ]

$ @) T' c( ]6 _; \- \; T  f( Z    杜民生带李睿走进屋里,李睿还好,没有完全傻掉,知道自己最后一个进屋的要随手关门。  L. Z+ x. u' T$ `$ o; p. U1 E

# t9 Q1 [: a; q1 T) q4 h    杜民生给宋朝阳介绍道:“宋书记,他就是李睿。”宋朝阳打量李睿两眼,点头道:“嗯,不错,很精神嘛。坐吧,我跟你随便聊聊。”李睿见他不坐,自己哪敢坐下,僵立在茶几旁,脸上烧得厉害。* J$ X, w* t4 J( {  l2 E! `
, }+ Q+ v$ ?0 z; q' {7 E2 u
    宋朝阳绕过茶几,走到沙发上首位,又招呼他一次。他这次不敢怠慢,忙坐了过去。
/ p8 c# G; A$ ?+ T  Z7 H! B  y9 q) C$ P! T* p% \" k
    杜民生从宋朝阳的办公桌上取过他的保温茶杯,看了看里面的水,走到饮水机前给续上,放到了宋朝阳跟前的茶几上。0 i( _) K9 l; O& X# _2 m% r
) k& H, I2 v& {5 q7 q! X
    宋朝阳道:“好啦,民生,你先去忙你的吧,我先跟小李谈谈。”杜民生说了声好,拉开门走了出去。8 O& ]$ _& S# W3 a1 Q: ?& X0 @/ `5 l) G

8 e$ b9 g% A# `$ [6 U" }( M    杜民生这一走,李睿感觉自己好像成了孤儿,再也没了依靠,坐在沙发上,如坐针毡,如芒在背,如履危崖,脑子里晕乎乎的,大气都不敢喘一声,只感到自己憋闷的要炸掉似的。
* s* G: f- ~! T6 s1 D$ w5 |9 q9 r; r
    宋朝阳看他局促不安的样子笑道:“小李啊,你不要紧张,我们随便聊一聊。你这么紧张,还怎么说话嘛?”李睿忙道:“好,是……我……我不紧张。”宋朝阳笑了笑,立时转入正题:“我找你来是因为什么,想必杜秘书长已经跟你说过了,你心里有什么想法?”李睿吓得忙站起身来,惶恐不安的说道:“宋……宋书记,我……您对我是厚爱非常,可我……我李睿还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实不相瞒啊宋书记,我刚刚调到办公厅秘书二处还不到一个月,工作环境还没完全适应,别说让我给您当秘书了,就算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都难能。我不担心别的,就怕今后耽误了您的大事,那我可就万死难辞其咎了。”宋朝阳听他说得夸张,忍不住好笑,道:“哪有你说的那么严重。不过,你一上来就能说实话,这点很难得。来,坐下,我们慢慢谈。”
% D( p8 x# F1 }, M8 }+ ?* I$ e
- W% K# [' I/ O" S$ F/ F, S    李睿诚惶诚恐的坐回去,半边屁股着座,可怜巴巴的望着他,心里有如火烤般炙热,又有如身置冰窟般寒冷,暗想,老子今后跟人吹牛也有的说啦,曾经跟市委书记平起平坐过。
9 u/ D6 h( `1 n# t0 a( L$ Q/ E1 u3 [; @
    宋朝阳说:“小李啊,我也跟你开门见山。起初,杜秘书长是没有考虑你的。他给我送来了一些候选人的履历,我看了看,感觉不是很满意。这些人,在秘书处工作都有很长一段时间了,按理说,秘书工作都已经是驾轻就熟,应该很顺我的手才是。但我又考虑,就因为他们在机关办公室里面工作时间太久,要么有了惰性,变成了老油子,使唤起来可能不大顺心;要么呢,沉迷于工作久矣,已经变成了老书虫,人情世故不通。这都不利于配合我展开工作呀。”  z5 g; R" m' e0 v2 u! ^
2 Z5 N. z. i0 U  p/ Z2 K! v/ [
    李睿听得暗暗心服,大着胆子说道:“书记考虑的很是。任何单位与公司,老人都会存在类似的问题,解决不好的话,就很麻烦。可是,老人也有老人的好处,就算再不济,用他们怎么也要比用……用我这个愣头青好一些吧?呵呵。”讪笑着说完最后两个字,紧张的盯着宋朝阳的脸,既希望他用一个很好的理由说服自己,又担心他对自己失去兴趣。
; g' t1 `# h% v
$ l& D0 T9 `) f. O5 S! W) x& D    宋朝阳点头道:“愣头青,这个比喻不错呀。呃,如果你自比为秘书一职的愣头青,那我这个由团省委就任的新任书记,岂不也能算是市委书记里面的愣头青?呵呵,你我彼此彼此嘛。”李睿忙陪笑道:“那不同,那不同的,您之前作为团省的书记,已经具备了省级领导水平,再来管一个小小的地级市,那应该是游刃有余。”宋朝阳笑着摇头道:“你这个小李啊,来不来的先恭维起了我,这样可不好。”李睿吓得一跳,急忙收敛笑容,正襟危坐起来。
: \( E+ G6 i& J8 G# _+ h% j) z
# G& C5 K. e7 V" J6 d0 f* Y$ a5 D' ^    宋朝阳解释道:“团省的书记跟市委书记虽然都是正厅级干部,但还是有很大不同的,团省委的工作大部分是务虚,出不出成绩也无可指摘;可作为市委书记,一地之父母官,一届任满,手下要是没有什么成绩,脸上哪有光彩?就因为如此,我这个市委书记里面的愣头青,来到青阳后,若是唯唯诺诺、小气巴拉,再选一些没有朝气、不知上进的帮手,那五年之后,我以什么来对青阳六百万百姓交差?我又拿什么来回报省委领导对我的重用?更何况,谁会给足我五年时间?时不我待呀!”: J; V+ O' A$ z3 v4 D. h5 o
$ {7 ^' e1 x0 g4 B' d: W
    说到这,宋朝阳语气已经很重了。李睿跟他虽然是第一次接触,对他还不熟悉,但也能感受到他内心深处那种急于建功立业的急迫心理。
8 [6 ~  n+ p+ C% I! H/ \* U* W2 O% t
0 a" J+ d, `% S: {& c/ o7 o' p    宋朝阳又说:“再说,愣头青又有什么不好?诚然,缺少经验是他的致命缺点,但好处也多得是啊,譬如年轻,热血,好学习,知上进,对不对?只要总体发展方向是好的,在工作中学习,在学习中进步,在进步中成熟,愣头青最后也会变成优秀人才。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李睿连连称是。
4 ^% }! _. S7 }! |, a- I, m0 u& M3 B, g4 F
    宋朝阳续道:“小李啊,我不是胡乱选你,我也是有道理的。你是山南大学政治系的毕业生,政治理论功底自不必说,又是文科生出身,天生就有不错的笔杆子能力,对不对?”李睿刚要搭茬,宋朝阳续道:“你之前是在市水利局防汛办工作,我当年曾跟省防办的人打过交道,对防汛办是有一定了解的。防汛办庙小菩萨大,坐镇的都是地方正府最高领导,平时起着上传下达、调度决策的重要作用,要求沟通与协调能力特别强。在这种工作环境中,最能锻炼人才啊。话说回来,你在防汛办的工作同给我做秘书相比,道理是相通的,平时做的也都是一些上下传达、出谋划策甚至是生活琐碎的工作。更多更复杂的工作,会有办公厅的同志们帮你做,也不用你发愁。你只要给我做好助手就行了。呐,该说的我也都跟你说清楚了,这也是我来青阳后头一回跟人说那么多,你不妨好好考虑一下。”说完,端起茶杯来连喝了两口。* s) S: c  g8 T* z

% R0 ]) c; D+ b    领导端茶那就是送客了,可李睿现在哪里还能留意到这一点?他听了这番话,就感觉自己全身上下十万个毛孔都能真切感受到宋朝阳对自己的善意与信任,只觉得胸膛热乎乎的,血液都要沸腾了。心中感叹不已,自己不过是秘书二处一个普普通通的工作人员,何德何能,却蒙眼前这个堂堂市委书记青睐,邀自己坐到一起,明明是给自己一个机会,却还要他掰开揉碎、苦口婆心的为自己解说清楚,这……这实在是自己这小三十年生命中最风光的一次。常言说的好,士为知己者死,既蒙他如此看重,别说是给他当秘书了,就算要自己为他抛头颅洒热血,那也毫不犹豫的就点了头。
" f6 e$ l# l% [* I& I- b2 ~/ w* N" X, M; S- }
    他豁得站起身来,激动无端的赌咒也似的说道:“宋书记,您这么信任我看重我,我……我废话也不多说了,您放心,我一定全心全意做好您的秘书。从今以后,我就是您的兵,您指到哪儿,我就打到哪儿。您看我表现吧。”4 o8 J# j1 B! n

: f# r: `4 w3 d% f$ @% T& Y4 X( W    宋朝阳见说服了他,笑着站起身,拍拍他的臂膀,道:“好,那从现在开始,咱们两个愣头青可就要一起打江山了。有没有信心跟我一起把青阳旧貌换个新颜?”
$ B( v0 a$ d4 Q: _6 B
) f7 \0 a1 p) ?* S1 z! K+ [* g    秘书长办公室里,杜民生静静看着站在对面一动不动的李睿,心里五味杂陈。这小子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以前怎么从没听说过他?先是引起了那一位的注意,居然亲自授意自己提拔他进市委办公厅。这进来刚刚做了不到一个月,青阳市换了天,他居然又得到了新任市委书记的青睐,现在倒好,居然一飞冲天,摇身变成了书记秘书、日后青阳市委的一秘。而在此之前,他不过是市水利局一个籍籍无名的普通干部。这小子运气也忒好点了吧!好得甚至自己这个市委大秘都要嫉妒他了。只是,宋朝阳选用他这个从来没有秘书工作经验的家伙,是不是略嫌莽撞?
$ ?8 g; _& M6 i/ j2 t) T+ Z  e$ l- a2 Y+ h
    “我要先恭喜你,恭喜你被宋书记选中做秘书。”杜民生开口说道,语气真诚。; i$ u2 ^) A# b' t) L3 F

( e; D' @2 n" p; `, P1 e    李睿忙道:“谢谢,谢谢秘书长。”8 `  c# J5 j+ m3 W1 o/ C

; }) {; B9 o2 _* i    “刚才你一听说要给市委书记做秘书,就表现得很惶恐,其实这个工作并不像你想象中的那么困难,当然,也不是太简单。我觉得你只要用心就好。用心学习,用心服务,用心工作。你不要小看了‘用心’这两个字,用不用心,完全是两个天地,两种境界。现在你可能领悟不到这一点,我可以跟你说句更直白、也更有实际意义的:只有你用心,你才能在这个秘书岗位上干下去。要不然,宋书记今天给你的,明天就会从你身上拿走,转送给别人。”杜民生用心良苦的教诲说道。
6 X* ]* I* S% W5 R
! B2 E* w9 }  l% c    李睿对杜民生一直很有好感,觉得这个女人一般的秘书长虽然话不多,但能感受得出他对自己的好意,现在见他教导自己,忙毕恭毕敬的说:“我一定用心,多学少说多做,不辜负宋书记和您对我的期望。只是……我从来没给领导当过秘书,完全不知道这个秘书该怎么干,我怕我做不好。”杜民生说:“你大可不必为此担心。给领导做秘书,工作能力并不是最主要的,关键是要跟领导同心同德。”李睿一下子懵了,道:“同心同德?”杜民生说:“只要你牢记这一点,就一定能把秘书工作做好。”
/ ~+ u. D  }7 w$ z; t第24章:被双规了吗?
7 G# z; h/ w4 X) L李睿有点哭笑不得,心想,看起来秘书长大人倒是有心点拨自己,可是他点拨得也太虚幻了吧,光凭一个同心同德,怎么能把秘书工作做好呢?陪笑道:“谢谢秘书长点拨。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可若是涉及到具体工作,该怎么干呢,您……您教教我吧?”杜民生说:“我可教不了你,但我可以给你推荐一个师傅。”李睿大喜,道:“啊,那可真是太谢谢您了。我正想找个师傅好好学习一下呢,是谁呀?”杜民生说:“袁小迪。”李睿一怔,道:“这个人名听着好熟悉啊。”杜民生淡淡的说:“你应该熟悉。他原来是张文林的秘书、秘书一处的处长。”李睿吃了一惊,道:“原来是他!可是他……他不是被双规了吗?”% M- c4 q  U0 t) D

* K0 O9 E& ^- f( I    杜民生摇头道:“经过调查,他身上的问题并不大,办公厅给予了他党内警告处分,目前调到老干部管理服务处去了。我个人认为,这个人的综合素质,在青阳市委历任秘书里面,还是数一数二的。如果你想做好书记秘书,那就去找他,多跟他学习。”李睿默然点头,半响道:“好的,我会去找他的。多谢秘书长指点。”杜民生说:“如今你做了书记秘书,再留在二处就有些名不正言不顺了,我会让他们给你把关系放到一处来。从今以后,我是你的直接领导。”李睿谢道:“麻烦秘书长了。”
! s" k; ?- _1 U$ B+ W% E+ o) {8 ]! O* B0 z" J- C& g6 {+ M; m
    杜民生看着他,还想说什么,但最后还是没说,站起来走到墙角的立柜前,从下面柜橱里面摸出一个大大的公文包,走回来放到桌上,从里面摸出了一部样式陈旧的手机外加一个小本,一一摆放在李睿面前,道:“这部手机,是办公厅配给你这个书记秘书的工作手机,你要放在身边,不可遗失。要保持二十四小时全天开机,随时可以通讯联络。”李睿听了,不自觉念叨着:“二十四小时……”杜民生说:“对,二十四小时。这个是没办法的事,给领导做秘书就要随叫随到,我也是这样。”李睿从他话里听出了浓浓的无奈之意,好奇的问道:“秘书长您也是这样?”杜民生难得露出一丝苦笑,道:“你不要以为我是领导,其实我也是为市委书记服务的,我是大秘,你是小秘,咱俩是同门师兄弟。”
& u8 _3 \( n% n3 c
0 a9 V+ g5 x! }$ b6 W- [    李睿这还是头一回听到杜民生说出如此亲密的话语来,心中对他的好感更盛,表态道:“秘书长您放心吧,我一定好好保管这部手机,保证随叫随到。”杜民生又嘱咐道:“一旦你将要长时间进入信号不好或者没有信号的地方,要提前给我打招呼。”李睿见他说得郑重,忙表态道:“放心吧秘书长,我会的。”杜民生指指小本,说:“这是市直机关通讯簿,对你来说很有用,千万不要遗失。”李睿点头道:“是,我都记住了。”杜民生拍拍公文包,道:“充电器还有备用电池都在包里,你都一并拿去。这个包很大,夹层很多,防水防火,你可以当做公文包来用。”李睿暗想,秘书长大人为自己考虑的是真细致啊,忙又谢过。
+ E/ L6 s2 A) G$ R! D: ?% g' J5 Q/ s2 F" W! @" @
    杜民生又说:“宋书记这次来青阳履新来得急,省城还有一些事情没有办完,稍后办公厅会派车送他回省城,你陪他一起回吧。我叫司机老周上来跟你认识,以后你们就是搭档了。”
/ P8 R, x. B5 d# x& H* R/ u4 I9 u. _
    李睿明白,秘书长让自己这个新任秘书陪宋朝阳回省城,不仅仅是伴陪,估计也是要自己为他鞍前马后的服务,自己刚刚蒙他超擢提拔,感激涕零,正发愁该怎么好好表现来回报他对自己的重用,眼下可不就是大好的机会?
8 |' |! W8 q! k; P% w( Q/ a4 q2 w. }4 ^" ]9 o8 O
    没过多久,李睿便见到了司机老周。老周全名叫周红兵,四十多岁年纪,长相憨厚,汽车兵出身,转业后一直在市委小车班工作,以其过硬的驾驶技术与沉默寡言的性格赢得了很多领导的口碑。这次宋朝阳来青阳,一没带秘书,二没带司机,杜民生便向他推荐了周红兵。宋朝阳跟他简单聊了几句,印象不错,便定下来用他。可以说,这一次,老周与李睿运气一样好,一下子成了领导身边人,从此就是青阳官场红人。
- B# v/ f+ l  q" O/ ~" \" Z% r. b: d8 q) p; d' d- [7 u7 z
    不过李睿心里明白,恐怕自己这个秘书还不如老周这个司机干得长远。他只要把车开好就行了,并且他有那个本事把车开好,但自己从未当过秘书,现在可谓是两眼一抹黑,什么都不懂,要学习要注意的地方太多太多,一个细节考虑不到,就可能被宋朝阳厌恶抛弃,前途未卜,岌岌可危,这一点实在令人揪心呀。
  g) K# T5 u8 j8 _/ S0 C  \0 F/ u9 P7 m3 }) Z
    李睿长相俊朗,老周面相憨厚,客客气气的聊了两句,对彼此的第一印象都很好。等二人见过面,杜民生就带他俩去了宋朝阳办公室。宋朝阳正在收拾随身应用之物,见二人来了,说稍等一会儿,收拾清了就出发。
* Z+ m. u0 |1 }; H+ M2 S9 V: d$ ?# q0 U
    李睿虽口口声声说没给领导做过秘书,但也有先后服务过两位办公室主任的经历,基本上就跟秘书从事的工作差不太多,有时候还会扮演司机的角色,眼里也是出活儿的,见宋朝阳正在收拾东西,忙上前帮忙。4 R6 d) l- p! _1 h, e
! t* m! ~6 S) B* w0 Y
    杜民生见他进入角色很快,心中的担忧就少了几分,暗想,眼力价还是有的,就是不知道别的方面能否让书记满意。7 Z/ B, F; z9 C# d- U) q

; j' j/ z4 H8 Z7 O    宋朝阳自己有个公文包,告诉李睿什么东西要放进去,什么东西可以由他帮忙收着。李睿一一照办,全部收拾齐备之后,拿起宋朝阳的保温杯看了看,里面的茶叶似乎过了几水了,便都倒掉,然后拿着杯到外面的水房里仔细洗了两遍,才又拿回来。
) Y1 F7 h* \, c3 _0 Q6 l9 P
$ _. d5 N* d8 Z$ p( x    杜民生从旁边的橱柜二层摸出一个方正秀气的磨砂铁盒,回身递给李睿。李睿知道他递给自己的不只是一份茶叶,同时还在传递一份信息,告诉自己茶叶的摆放地点,以后自己要从这里取茶叶。另外,今后市直机关事务管理局服务处的同志送来了茶叶自己也要收在这里,心中暗想,做秘书学问很深,光是一个茶叶,就能衍生出这么多要注意的地方,看来以后自己有的学了。
9 p& @  |$ y" z5 c( b2 H, c# k. {" t
    李睿看向手里的磨砂铁盒,盒面上画的是山水风格的黄山景色,下方有四个大字四个小字。四个大字是:黄山毛峰,四个小字是:内部特供。作为一个对喝茶没有研究的年轻人,李睿并不了解眼前这个茶叶品种。后来他才知道,黄山毛峰也是国内十大名茶之一,虽然声名不如西湖龙井、信阳毛尖那样显赫,但味道绝不稍逊。他打开盒盖,又打开里面的包装袋,刚刚打开,一股芳香扑鼻而来,按之前杯里茶叶的量从里面捏了一撮出来,再把茶叶收好,放回刚才那个橱柜里,从饮水机那接了热水,茶叶经开水冲泡,立时散发出沁人心肺的芳香。李睿暗赞一声好茶,问了宋朝阳一句:“宋书记,您喝头遍水吗?”, K' z. J: y# l
  N: f+ m" Z: ?- S7 S3 N* h
    李睿之所以多嘴问了这么一句,是因为有的人喝茶讲究,沏茶从来不喝头遍水,觉得头遍水是洗茶水,不干净。虽然这种人大多数存在于南方,但没准就碰对付了,还是多问一句的好,免得让领导不悦,自己也省了尴尬。领导身边无小事,自己又是刚刚跟在他身边服务,每件事都马虎不得。
% {* V5 i7 {' Q- [- M# o: q9 A" R
4 I# {1 l* L0 X4 L6 b    杜民生也看向宋朝阳,似乎他也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0 Y* b1 ~  v0 \7 a5 e0 o
  M* {8 M: _  e- ~  y5 A8 u, s% D    宋朝阳微微一笑,道:“有人喝茶讲究,有‘一道水二道茶三道四道是精华’的说法,但我是地地道道的北方人,又是农民出身,喝茶没那么多讲究。何况热水还有茶叶都来之不易,还是不要浪费的好。”0 M/ J* _- h, B: p; w7 D) U" `
0 U. O! t( X6 j
    这话说得实在而又明白,李睿听到耳朵里,就知道以后给这位书记的茶水怎么沏就算是好了。同时,宋朝阳似乎也在向这两位大秘小秘表明,他性好朴素,不喜铺张浪费,以后给他工作服务可要注意这一点。# c3 R' _- ]! C$ X& L6 z; p7 `* u
6 F) ^. L) v% M
    知道了这一点,李睿把保温杯盖拿过来盖好拧紧,试着倾斜几分,见不漏水,这才放心的放在自己公文包里,又提起宋朝阳那个包,声音不大不小的说道:“宋书记,我这边都好了。”
/ n( B) z3 O* N  I3 k; {/ @
) Y$ \( }& K* d6 u    宋朝阳一直在看着他的动作,见他细心而又谨慎,满意的微微颔首,说:“好,那就走吧。”说完走到杜民生身旁,伸手过去,道:“民生,我这趟回省城可能要忙一到两天,你这个市委大管家就帮忙看着些,有情况就给我打电话。”杜民生跟他握手,道:“您就放心去忙吧,有事情我会第一时间跟您汇报的。”# _' P( o) B3 H8 e0 l6 u+ }

0 _& g" x' H6 ]& e- O9 H$ [- w4 X    两人握手已毕,李睿已经走到门口开了门,老周先已经出门开车去了,宋朝阳便走了出去。
7 y5 A  S( u: X- I: L
) a) j' ~6 o' k2 Q! j) u. V& v    杜民生送宋朝阳到电梯里,这才回去。
8 m# |% z7 C2 S# ^
7 }; W) E. P  ~! `9 t. O    两人来到楼下,老周已经把车停在了大楼台阶下两步远的地方,是一辆黑色的奥迪A6,车牌号是“南CA0001”。老周正站在驾驶门一侧望着,见两人下来,对李睿微一点头,便钻进了车里。- q5 g8 F! M# @" E& A
/ A9 x0 |; z4 O5 o/ V" R
    李睿模糊猜到他的意思,是提醒自己去给宋朝阳开门,心里想,他没抢着开门,而是把这个工作交给了自己这个贴身秘书,不抢功不争功,能谨守本分,看来其人人品不错,忙下去开了右后门,又学着当年在水利局看到的、局长秘书手扶车门顶部保护局长头部不磕碰车顶的样儿,将公文包都夹到腋窝下面,左手拉着车门,右手护住车门顶,小声道:“您小心。”/ t! g7 }3 Y! |0 K8 t6 X
第25章:佯作镇定+ ?' B- Y8 q7 T- O4 Q* s
宋朝阳嗯了一声,钻进车里坐好。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李睿确认他身体不会被车门夹到以后,才将车门关上,临上车之前,注意了一下老周的停车位置,离台阶既不太近,不会让领导上车的时候因为台阶高度而上车麻烦;也不太远,不用领导走太多步子,可以说停得极为完美,心里默默记下,如果日后自己要临时上阵充当司机,这一点就很关键了。
$ g' ~& i- \7 B0 A* z/ \& o5 T  @+ W4 w
    老周等李睿坐进车里关好门,偏头问道:“宋书记,可以走了吗?”* {) X# w: R+ I% n0 i

" D* A! Q) S, ~# n& h% c! k4 G    宋朝阳嗯了一声,车子便平缓启动,转过头来驶向市委大门。# B/ k7 _! R. j2 E* C' l* m4 v
" x' J" |6 s! _- }/ w
    坐在车里,李睿表面平静,佯作镇定,内心却是激荡无比。从早晨被杜民生相召直到现在,所发生的一切事情,没有一件事像是真实的,全是做梦一般。整个人轻飘飘的,全身发热,直似要飘到天上去一样。他在心里不停的询问自己:“这是真的吗?我真给市委书记当秘书了?这不是做梦吧?我李睿怎么会有这么好的运气?”问了一遍又一遍,脑子越来越乱,两只手臂简直不知道往哪放了。后来,公文包里立放的保温杯忽然躺倒,他才想起自己差点忘了这件事,忙打开公文包,把保温杯取出来,回头问道:“宋书记您喝水吗?”
; r6 M5 v; F3 N4 l, v4 ?5 w3 w) Q: V/ q: W
    从省城靖南市回到市委后,李睿先去见了直接领导杜民生,有些事还需要他帮着协调,比如自己关系从秘书二处转到一处,没他领着去一处报到,谁会认自己这一号?
3 G* @% V+ L$ e' u' |1 E& h' a; H, Z( I" M9 s
    虽然是直接领导,但杜民生也不是那么好见的,他也是市委常委之一、副厅级的高官,也配了秘书,见他当然要先通过秘书。李睿明白这一点,所以来到杜民生的秘书长办公室外面,先找他的秘书。
  s. C7 W+ p3 Z8 J9 W7 S  Z; I
: Y! m( g# _# S9 z    杜民生秘书在外间办公,门开着。李睿径直走进去。那秘书耳朵很灵敏,听到声音抬头看来,一见是李睿,不敢拿大,急忙笑着站起身,道:“李处您来啦?”9 T+ x" y" w% @% c

" {) l/ u7 ^* n0 i- x) H2 o6 I% f% G. `    李睿听得又是好笑又是激动,心想,自己调到办公厅后,杜民生把自己级别提到了副科,也许诺了自己一个秘书二处副处长的位子,但直到现在也没加封,自己还只是虚职副科级,这以后调到一处,更别想当副处长了,又哪里是什么处长了?眼前这秘书倒是客气,有意抬高自己的地位,可也没有这么抬的呀?忙笑道:“冯处长,您可别那么叫。您才是处,我哪里是什么处了。”( X4 k$ b, [4 L$ [/ [

2 j2 ~' ^4 U$ A) i" m. _    杜民生的秘书姓冯,是办公厅文电处的副处长。这都是今天早晨李睿被杜民生相召时从这位冯秘书嘴里问出来的。
" F. ]  x& y1 s8 L) }3 S% ~, Y; M4 m! H0 @+ O
    冯秘书年纪在三十四五岁,长得很文静,身材瘦削,一如他的主人杜民生,见李睿如此谦逊,面带微笑压低了声音道:“李处,您就别谦虚了。市委书记的秘书,必然会是秘书一处的头儿。您现在虽然不是,但相信不久后也就会是了。因此我这么称呼您,完全没问题。”6 e  S+ A( \% T* f4 @
( u& F' c! ~2 {$ t; t6 x6 \3 C/ Z
    李睿吃了一惊,虽然早听说市委书记秘书对应秘书一处处长,副书记秘书对应二处处长,但如今轮到自己了,却还真没考虑过这个问题。现在听冯秘书这么一说,心中不免激动起来。但想到自己前来的目的,还是暂时将这股激动压制下去,问道:“冯处,请问秘书长在吗?我找他有点事。”+ b. \) e" R& F
" Q+ Q" j. A! Y' q
    冯秘书见他如今贵为书记秘书,对自己却蛮尊敬,暗暗点头,道:“以后咱们就不是外人,不要您您的那么客气。我比你大,你叫我一声冯哥,我叫你声老弟,好不好?呵呵,老板在,我这就去跟他说一声,你在我这稍等。”说完走了出来。
7 c2 }1 m* p% S0 s3 j' w) j4 C$ z5 R6 `. Y# l( _& y! q: Y
    李睿心想,这冯秘书贵为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的秘书,对自己居然称兄道弟,还不就是因为自己忽然成了市委书记的秘书?之前陈晓和曾经说,当了市委书记的秘书就会麻雀枝头变凤凰、变成大人物,看来果然如此,笑着说:“那就麻烦冯哥了。”冯秘书笑着摆摆手,意思是不麻烦。( g/ r2 l' i% `: J4 `, v' T. U

% u9 q$ U- y/ z* U6 N+ b. @5 i, H    冯秘书推开秘书长办公室的门,进去没一会儿就出来,示意他进去。; x" m+ R% {: ?  R. X* c& a

& e0 i" r) [: U8 B$ M) a; L    李睿走进屋里,反手把门关上,说:“秘书长,我回来了,老周跟我一起回来的。”杜民生抬头看他,问道:“宋书记送到了?”李睿走到他办公桌跟前,点头说:“送到了,还在他家里吃了午饭。我跟老周是想留在省城帮他办事,不过他说用不着,就让我们先回来了,什么时候回去接他等他电话。”杜民生见他不用自己相询,就把自己想知道的都说了出来,心中很是满意,一时间对这个俊秀的年轻人产生了爱才之心,道:“他不留用你们俩,是对的。知道为什么吗?”! ~& y/ v7 \+ N1 y& L

7 b/ \+ r5 [2 h1 A1 z1 ^$ ?- R    李睿想了想,不是太明白,就直说:“宋书记说,都是小事,不用帮忙。我也就信了,别的就想不到了。”杜民生教导他道:“宋书记是另有深意啊。他原先是团省的书记,有名无权,现在一跃成为一市之首,是很大的升迁,省城上下不知道有多少人把目光投向了他这颗政界新星。如今他刚刚履新,还未正式上任,值此要紧关头,若是带着咱们青阳市的司机秘书还有市委一号车在省城活动,即便没有招摇之意,落在有心人的眼里,也会有不好的想法。”李睿恍然大悟,道:“我明白了,宋书记这是要保持低调啊。”" z% }4 X3 N' e: |' c

, E. B' M) f8 `    杜民生这才把话点明:“背后议论领导行事,是不好的。我对宋书记非常尊敬,今天之所以跟你提起这个,其实是要你明白,升迁之后,不要得意忘形,时刻记得本分。你现在身为宋书记的秘书,一言一行无形中都代表了他,所以你尤要注意。”李睿听得心头一震,怪不得他跟自己说起这个,敢情也是借机提点自己,赶忙说道:“请秘书长放心,我一定谨记您的教诲,本分做人,不会仗着宋书记的名头在外面胡来。”6 D* L, F+ j$ r% W2 |/ H9 k! _

8 h+ c2 [' R- Q6 @1 b2 z6 p( D    杜民生站起身:“走,我带你去秘书一处。”
6 o0 q+ h/ B' r2 n% H
% B0 M% g4 {0 E6 K  w9 e% u. `    李睿暗想,跟秘书长这样周到细致的人打交道就是轻松啊,你想得到的人家想到了,你想不到的人家同样想到了,根本不用你开口,人家就知道该为你做什么,跟着这样的领导,可真是一种福气。/ e5 ]; U# U5 L8 r' J& c& k
  g4 h6 d. I: f
    杜民生带李睿来到秘书一处,将处里现有一共六人召集起来,开了一个简短的小会,主题自然是向大家介绍李睿,同时彼此也做一下自我介绍,互相认识。
. u, }6 Z* A8 e# I* H+ Q% e  X& T, ?3 i- I
    秘书一处连带李睿一共七人,六男一女,其中有两个副处长,姚伟,孙大中,平时都是姚伟主持处里工作。剩下三个男人,都是在办公厅工作多年的老文秘,人人一副眼镜。最后那位女同志,年纪还不大,二十四五岁的年纪,长得甚美,在处里做一些辅助性的工作。
- P# ~. z7 Z# u& [& M( r/ E
* m' H0 C$ R3 `2 w2 e. y    李睿通过观察,发现姚伟与孙大中两个副处长年纪都不小了,在四十岁以上,剩下那三个男同胞,也都在三十多岁与四十岁之间,可能长期处于高压工作状态,所以人人面色蜡黄,好几位鬓角全白,精神头也都不怎么好。这样的状态,也怪不得没一个受到宋朝阳的青睐。心中暗想,要不是这几位,宋书记也不会钦点自己做秘书,自己还得谢谢他们呢。
5 c2 U" \6 a$ g2 ^
5 i% B" \5 q8 A% ~; [    姚伟等人得知李睿从此以后就是宋书记的秘书,那么迟早也将会是处里的老大,哪个敢对他怠慢?因此对他态度都很热情,甚至超过了对待杜民生的热乎劲。姚伟还主动给李睿介绍他的工位,言语之间俨然将他当做处长看待。3 Z$ B9 K2 l3 P; N! q! G9 |

: f- C% c2 J* M5 w; M5 G7 I4 K    从一处出来,李睿问:“秘书长,我还要去二处交代一声吧?”杜民生说:“你的事我已经跟季刚打过招呼,你去不去皆可。”李睿说:“我还是过去说一声吧,他们对我帮助都很大,我去谢谢他们。”杜民生点点头,说:“去说一声就好。接下来,你还是抓紧去找袁小迪。”李睿说:“嗯,我明白。”心想,看来秘书长对自己这个书记秘书的能力还是担忧的,这不嘛,提醒自己去找袁小迪取经。不过也对,自己也正心里没底呢,正好趁宋朝阳不在这两天,多学点秘书工作。4 t& {1 h2 v4 G# x; k/ M

# R6 z( m. D4 s# m# T    李睿来到秘书二处,季刚不在,就跟陈晓和等人说了下情况,又谢了他们在前两周对自己的帮助。陈晓和等人听说他一跃成为市委书记的秘书,都是艳羡不已,言语中对他多了几分敬畏。# f& D: D5 g$ l

% B6 Y' o% g; ^* _    与众人道别,李睿马不停蹄赶往老干部管理处。与初时来到市委办公厅的胆小怯懦不同,他在办公厅也算工作了一段时间,以内部工作人员自居,因此,尽管与老干部管理处从没打过交道,却是抬腿就进,直接逮着一个人就打听袁小迪。当然了,说话还是要非常客气的。
$ L6 n- ?( Q6 R3 d; \" Y; g6 r) d6 U3 q# H3 c
    那人尚不知他已贵为市委书记的秘书,也不认识他,态度一般,说:“你找他呀,白来了,他不在。”李睿道:“他今天没有上班吗?”那人说:“岂只是今天,他请了一段时间的病假,在家里休养呢,近期都不会来的了。”
* m  S8 Q/ i5 b) j1 O2 ~( N/ S) r6 k. f3 t# N
    李睿心里琢磨,难道是因为曾被双规调查、后又被贬的事情给闹的?可不管什么原因,自己总要找到他这个师傅啊,他不来单位,去他家里找也得找到他,就又问:“我有点急事找他,同志您方便告诉我他的联系电话吗?”那人摇头:“我可不知道,估计我们这儿没谁知道。他就来过一次,跟处长请了假就走了。”
- b1 {" `2 T% Z8 _% h
发表于 2021-9-2 10:08:52 | 显示全部楼层
他就来过一次,跟处长请了假就走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