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转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微信登录

微信扫一扫,快速登录

查看: 92|回复: 4

62师记忆:那个冬夜,师长让我心暖如春||军休干部李志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微信登录

x
1983年初,62师政治部李主任带工作组到184团检查工作,爱才如命的他,不知听谁介绍了我,就找来翻看了我的剪贴本,当即拍板要把我调到师政治部。这本是天大的好事,如果遇到的是个知性、懂事的明白人,几句奉承加感谢的话,就能皆大欢喜。那怕是不做声,也能让领导识才如炬的慧眼有个安慰。


1984年夏,师宣传科袁化平干事给我拍的第一张"艺术照"。看似挺潇洒,其实是我心绪最复杂的时候

可惜我那时虽然提干快三年了,在政治上却是个心智未开的生瓜蛋子,目光短浅,还特别任性,感觉自己在团里混得不错,提前两年晋职副连。现在重炮连指导员缺编,我又被政治处推荐为第一人选。这时调师部,可能马上到手的正连要泡汤,便当面向领导表示自己不愿调师部。

实际上我是情况不明决心大,不清楚我这个正连命令的权限,恰恰就在李主任手上。主任苦口婆心地给我讲调师里对个人成长的好处,我仍然固执己见,惹得领导火起,拍案而起:"军人就得服从命令。我命令你,马上回去收拾东西,下午跟我到师部报到!"

一副人生的好牌,生生被我打得稀烂。别人升迁是皆大欢喜,我的这次调动却灰头土脸。走时,团里没有人敢送我。到了车上,一百多公里路,首长和随行没有人和我再说一句话,形同被"押解"到了一个新的工作单位。

我就这样以与众不同的方式来到了师政治部。先在干部科抄转业干部档案,又在秘书科帮忙打杂,最后落脚到了宣传科,正式命令推迟半年才下,不过也是正连。足见首长还是胸怀宽广的,不是那种小肚鸡肠的人。


师部相对于团部,毕竟是个更大的机关。机关业务要求高,人际关系和各种繁文缛节更加复杂,我确实有点"矇圈"。工作上因为生疏而老虎吃天无处下爪,生活上延续了团里新闻干部自由散漫的习性,很快给自己惹上了"麻烦"。

那时,师里为了节约用电,明文规定不许烧电炉子。我却嫌中灶大锅烧的水不好喝,还要跑路去打开水,就自己弄来个电炉在宿舍烧水,被营房科检查人员抓个正着,来了个全师通报。我被勒令在师政治部全体干部大会上,做了入伍以来第一次检查。

本以为这事就这样过去了。谁知回家休假时,匆忙中忘了关宿舍的灯,营房科领导认为我是故意为之,以无声的抗议表示不服,找到政治部首长,要求对我做进一步的严肃处理。估计政治部领导也懊恼,原以为发现个人才,没想调来个惹事的麻烦。一封电报把我从千里之外的家乡招回来,再次做了更深刻的检查。会上,政治部正副主任还对教育部属不严而痛心疾首地承担了责任。

一个在团里年年立功受奖的优秀干部,调到师里不到一年,就蜕化成了人见人烦的反面典型。这种变化,连我自己都吃惊。紧接着的一件事,更加重了我对师部人际环境的厌恶。

有天晚上,我给一位非常熟悉的部门副职送传阅电报,领导正跟十几个部下挤在一起看电视,我不好意思进去,就在门外招手想让领导出来,可能是没有喊报告,没有敬礼,或者是一个小干事让领导移步,领导认为冒犯了他的尊严,好长时间故意视而不见。在我进退两难的时候,领导才粗声粗气吼道:"干啥,有事进来说!"

在刺眼的灯光下,我马上成了一个不知高低的小丑,恨不得有个地缝钻下去。我签完电报逃一般出了门,还听见领导喋喋不休地嘲笑我的无礼。第二天,就听到有人编造我如何目无领导的笑话段子。

这些在184团从来没有经历过的遭遇,如果是现在,我皮糙肉厚地笑笑就过去了。那时的我,二十三四岁,没见过世面,可以说把人民军队的人际关系设想的过于简单纯洁,对人性的弱点缺乏深刻的认识,自尊、自卑且敏感异常。接二连三的打击,让我如走平路突然掉进井里,茫然失措且非常绝望,瞬间对自己在部队的前途心灰意冷。思前想后,我准备混一段时间,就要求转业。


从此,我抱着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心态,谁叫我也不出早操,工作上得过且过、马马虎虎,领导的批评,同事的提醒全当耳旁风。有点空就蹲在家看书或学写小说。有道是有心开花花不活,无心种柳柳成荫。军区《人民军队》报,地方《宁夏日报》接二连三发表了我的文学作品。宁夏一个文艺期刋还在头条位刋发了我写的农村题材小说。这年的七、八月间,宁夏召开"文革"后第二届文代会,竟然给我发来了邀请函。我请假参会,结识了张贤亮等宁夏一众作家,更加感觉人生的路其实很宽,在部队提干解决了饭碗问题,已是人生最大成功。转业回去当个地方小干部,空闲时搞点文艺创作,其实也是不错的人生选择。

就在这个人生至关重要的节点,有个人却意外地向我伸出了温暖的手。这个人就是师长郑守增,一个当时让我高山仰止的"大官",他以独具魅力的处事方式,不仅改变了我对62师这支英雄部队的认识,而且改变了我整个人生走向,成为我一生一世信赖的兄长和挚友。

记得那是1984年冬天,一个雪后初停傍晚,我匆匆地在中灶吃了晚饭,回到宿舍喝了杯热茶,穿好衣服就准备出门到同乡战友家打扑克。刚拉上门转过身,就吃惊地看到郑师长从一楼走廊那头走过来,我退到墙跟前,略显慌乱地抬手敬了个礼,尔后准备离开。

因为师长是从副参谋长位置上直接提的,我在团里只闻其名,不识其人。现在调师部快两年了,我对他的认识仅限于远远地听他在大会作报告,所以,想当然地以为师长是顺路经过,我们是偶然相遇。想不到,师长却笑着说:“关啥门,到了门口也不请人进去?”

什么情况?我有点惊讶,一个统领千军的大师长,要进我这个芝麻官的门,葫芦里卖得什么药?八成没好事!我赶紧打开门,诚惶诚恐地把师长让进去,杯泡茶端上去。屋里只有一把椅子,师长开始坐木椅,一会儿又挪到床上,与我并坐。他手中始终捏包红盒的延安牌香烟,一根接一根地抽,烟瘾非常大。

"你是陕西眉县人?"我回答"是"。他说,"那是个好地方。北宋大儒张载的著书立说的地方,也是陕西三个开国上将之一李达的故乡。"

我回答就是。并且告诉他,张载祠堂就在我们村地界上,我初中、高中就在张载祠念的书。首长去玩我可当导游。李达上将也是我们村的,论辈分我该叫他爷爷。但不是亲爷爷。

"是吗?"师长很感兴趣地看着我说:“怪不得文章写的风来雨去,才华横溢,原来是从出文臣武将的地方成长起来的。”

他轻叹一口气又说道,"我出生在陕北米脂县,那地方比关中苦多了。我没念过几天书,从小给人放羊,肚子没吃饱过。到了部队才学了些文化,解决了温饱问题。"

我安慰师长:"没文凭不等于没文化。首长认识问题、处理问题的能力是有目共睹的。"师长摆摆手说,书到用时方恨少。现在部队建设要实现现代化,没文化更不行了。就你这个高中文化,今后也要深造提高,这是大趋势。"

我说我已经报了自考大专和两个军地大学函授大专,提高文凭层次。可就是学费太贵,动则几千块,靠工资有点受不了。

师长略略思考回答,你们宣传科发通知统计一下,看全师有多少人参加在职学历教育,学费师里全额报销。咱们师一个制药厂,一个煤矿,每年创汇就几十万美元,这个学费咱出得起!

说到这里,郑师长话锋一转,问道,你是搞思想教育的,当前部队存在的倾向性思想问题有些什么?我说,现在军队体制编制改变传言很多,这牵扯到每个官兵贴身利益,关注是自然而然的,但不能允许小道消息大行其道,要加强正面引导,把思想统一到军委正确决策上来。当然,改革方案尚未公布,我们可以先从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角度去引导,鼓励大家立足本职,干好工作。

同时,商品经济特别是"一切向钱看"思想对部队的影响不能低估。部队是特殊的武装集团,同地方差别很大,要区别对待。如果单纯用物质利益提升战斗力,要出多少钱才能让战士奋不顾身的堵枪眼、炸碉堡?

师长点点头表示赞许,片刻又盯着我批评道,道理你都懂么,可我听说你怎么带头闹转业?

"我不是想转业,是在师部干不下去了"。我带着情绪讲了用电炉烧水及某些人编我笑话的情况。师长首先贴心的帮助我分析现在转业的利弊。说农村籍的干部,如果另一半是农业粮,最现实的利益就是家属小孩随军觧决城市户口,你现在离副营只差一职,车快到坡顶一出溜下去了,亏不亏?

随后他一针见血地指出,不准电炉烧水是师里统一规定,制定这个规定,有节约用电的初衷,也有保证安全的因素。制度就是制度,对事不对人,违反了就要接受处理,这是很简单的道理。强词夺理,或者闹情绪,这是思想不成熟的表现。他顿了一下说,不过,今天我实地走了一下,从你们单身宿舍到伙房打开水是有点远,可以考虑在每层楼顶头装一个电开水炉,喝开水难的问题就解决了。

至于编笑话,他说,别说你,我这个师长被人编派的少吗?说我给部队讲话一口陕北腔,开口就是"同志们,你妈(们)好,你妈(们)辛苦了。我这次来,就是和你妈(们)吃在一起,住在一起……"听说你们政治部编派我编得最凶,我找谁去?谁让咱土里土气,学不会标准普通话呢!说完,师长自嘲地哈哈大笑。

这个晚上,我和师长东拉西扯,无拘无束地聊到深夜两点多。开始师长坐在床上聊,后来斜靠在床上聊,后来干脆甩掉鞋子躺在床上聊。间或还硬塞给我一支烟,并且亲自打火给我点烟。那时我不会抽烟,呛得直咳嗽。师长调侃说,"大丈夫不抽烟,对不起死去老祖先。"

这种自然流露出的平等关系,没有居高临下的压迫感,让人从内到外舒坦通透。那一刻,我觉得他不是个万人之上的师长,更象个农村宅心仁厚的大兄长。

师长走后,我把地上烟头扫了半簸箕。


好似轻风拂尘,积压在心头许久的块垒随之烟消云散。激动得我难以入睡,出门在冰天雪地的寂静马路上漫步许久,竟然觉得浑身暖融融的。

《孟子》曰:爱人者人互爱之,敬人者人互敬之。可能是上次长谈,我的坦诚和某些犀利的观点,让他灵魂深处也碰撞出了火花,让他有了汝子可教的兴趣。也可能是高处不胜寒,繁重的工作之余,让他需要一个情绪交流、排遣压力的"忘年交"。反正隔三差五,师长就悄悄找到我的宿舍来聊天。

几次下部队,师长点名让我跟着他,行车途中,工作之余,国内国外,天上地下,吹得天昏地暗。我讲给他的一个有关陕西关中人说的糙段子,他笑得前仰后合。后来他又讲给来检查工作的何其宗副总长,听说竟然流传到首都。


最重要的是,我从师长言传身教中,受到了许多人生启迪,为人处世慢慢变得成熟老练起来。他对军事、管理工作钻研的认真态度,直接影响、感染着我,让我对本职工作不敢有丝毫的懈怠。

需要赘一笔的是,这个时候师里的李宝祥政委,也在秘书科长殷俊熙陪同下,到单身宿舍来看我。他翻阅了我部分文学作品后,说了许多鼓励的话。师里两个主要首长如此关注一个小干事,让我这个没见过世面农村娃,有点受宠若惊找不着北,恨不得立马拿出工作成绩回报首长关怀。


1983年7月,总政在62师炮团召开全军青年工作会议,前排左三为总政治部副主任黄玉昆,后排左一为62师政委李宝祥
也许该着我顺风顺水,好运气从天而降。此时,政治部领导大换班,新来的王延龄主任带着我下了两次团,对我十分赏识。副主任王发春又是我熟悉的老领导。宣传科长换成了我在184团老宣传股长李清高。天时地利人和,自己知耻而后勇的努力,加上身边"师傅"们调教,我的业务能力和人际环境渐入佳境。


次年初,我们科主抓的"革命理想与金銭物质大讨论",极大的稳定了部队思想。我主笔撰写的专题教育经验,被军区和总政《政工简报》转发,消息登上了《觧放军报》头版。我写的老兵退伍、新兵教育电报,也接连被各级转发。政治部评选我为“优秀机关干部”,并且提前半年解决了副营职务,让我的老婆孩子办理了梦寐以求的城市户口。可能是考虑上次反复做检查对我的消极影响,政治部专门召开干部大会,在同等范围让我介绍怎样争做优秀机关干部的经验。王主任亲自参会,王副主任还迳咸砘ǖ刈隽苏却从诺淖芙崽岣摺

一段我初来62师机关痛心疾首的过往,经师首长的神奇点化,演绎成后进变先进的俗气故事,圆满地划上了句号。


遗憾的是,1985年4月,我接到了兰州军区宣传部的调令,离开了这个已经让我魂牵梦绕的地方。临走那天,政治部王主任亲自主持,在机关中灶为我举行了欢送会,在一片祝福声中,我几度流下不舍的泪水。

当年9月,62师改编为兰州军区守备师,离开了枸杞之乡宁夏中宁县城,移居贺兰山。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不久后,老师长竟到我的家乡陕西宝鸡当军长去了,每年出差、探亲经过宝鸡多次,我和老首长自然有割不断的联系。没了直接的上下级关系,在一起吹吹牛,谈谈前途未来,更有了知心朋友般亲近。

记得有年春节前,我回家路过去看望老师长,惊异地发现烟瘾很大的他竟然戒烟了,而且戒得十分彻底、六亲不认。于是,我开玩笑说:"您把我的烟瘾种下了,现在自己戒烟了。你得为我负责,给清贫的宣传干部供烟。"老领导一听认真了,当即满办公室翻找,一下给我凑了十条香烟,走时非要我带走。从此,他到兰州出差开会,多次给我带烟,多时七八条,少时三四条。有次我出差不在,他把带的烟让一个战友转交,那人见面就不服气地骂道,你牛逼!一个烂怂营职干部,不给老首长送烟就算了,还让老首长送你烟抽!

想不到,再后来,郑军长到又到军区当了更大的领导,上班地方前后楼,我时常能在上下班路上碰见他。可我们关系反而生疏了。大机关人多眼杂,领导怕人说搞小圈子,我怕人说搞依附,都在谨慎地防止伤害对方。

那年冬,我被调到甘肃最偏远军分区当政治部主任,临行前,我去和老首长告别,他说了很多鼓励的话,最后又拿出两条软中华说:“都知道我不吸烟,也没人送烟了。就攒了这两条,你带到河西抽去吧。”接过烟,我的眼泪差点掉下来。老首长明显老了,头发灰白,步履有些蹒跚,只有那颗宽厚待人、关心部下的心赤诚依旧。我也在慢慢变老,那个风华正茂的年轻军官,早己被岁月风蚀露餐,变得油腻斑斑,俗不可奈。

此次西出阳关,前路漫漫未有期,谁知何日再相逢。
果然,一去十五载,我和老首长期间有过几次短暂的相见,却总是来去匆匆,再无彻夜不眠的长谈。

2008年夏天,我在嘉峪关军分区当政委时,已经退休的老首长,突然从兰州打来电话,说他迷上了玩石头,想到嘉峪关的戈壁滩上捡石头。我听后高兴极了,老首长几十年的关怀照顾,让我今天终于有了感恩回报的机会。


我当即找到嘉峪关石头收藏协会主席,打问本市捡石、藏石、赏石活动的基本情况,请他全力配合我接待好老首长。首长来了后,我全程陪同,私下对司机说,只要老首长看中的石头,只管往车上搬,价钱由我过后去谈。没想到我这办法到第一个点就"卡壳"了。老首长看中一块维妙维肖的肉石,我跟售石老板低语几句,就让司机搬石头。老首长坚决不让,非要亲眼看老婆把钱交到石老板手上,才让搬石头。拉扯半天只能按首长意图办。

然后到几个石友家里赏石,老首长明显对几块祁连墨玉石欣赏不已,我示意取下抱走,可被首长再次阻止,批评我说,"玩石之人要有冰清玉洁之心,这是一个雅趣,如果让贪欲蒙住了眼,就改变了玩石的初衷。好东西过过眼瘾就行了,何必夺人之美?”

在嘉峪关几天,除了他自己掏钱买的,冒着烈日在戈壁滩捡的,他没有带走其他一块不属于自己的石头。只是把那玉石一般的品格,留给了嘉峪关下见亦难别亦难的老部下。

这些年混迹官场,阅人无数,感觉一辈子值得记忆和能记住的人屈指可数。加上现在上了几岁年纪,记忆力严重衰退,天天见面的所谓朋友陌同路人,过去如雷贯耳的人物也可能握手后想不起姓甚名谁。

可是奇怪,有些人和事却记忆犹新,想忘也忘不掉。如今老师长退居北京颐养天年,我在西北相距千里,平时很少联系,甚至逢年过节连个虚套的问候都没有,可我们交往的那些故事,却在脑海里妥妥地保存着,这不,提笔就有了这篇文章。

细思之后突然明白,人活一辈子,要活得让人记住,不是你能做多大官,挣了多少钱,而是你是个什么样的人,干了什么样的事!
(2023年元旦于西安)



评分

参与人数 1经验 +40 津贴 +40 收起 理由
地道云南人 + 40 + 40 感谢您为论坛的繁荣做出贡献!

查看全部评分

 growth: 1960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30 块津贴

感谢分享!妹子祝朋友大年初四健康快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天天开心快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5 天前 军转网 | 显示全部楼层
真情实感,文笔流畅。为此佳作点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5 天前 军转网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了,谢谢分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