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转文学,微小说:《婚姻保险》-那阵敲门声若有若无。“咚咚”两下就没了。我还以为是自己的幻觉,所以没有起身去开门。电视里的肥皂剧正到了悲情的时刻,女主角拉着男主角哭哭啼啼,看来两个人要分手了 ... - Powered by Discuz!

军转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微信登录

微信扫一扫,快速登录

查看: 1218|回复: 2

[文学作品] 微小说:《婚姻保险》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9-15 08:50: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微信登录

x
那阵敲门声若有若无。“咚咚”两下就没了。

  y" E0 f0 d% J* N* J
我还以为是自己的幻觉,所以没有起身去开门。电视里的肥皂剧正到了悲情的时刻,女主角拉着男主角哭哭啼啼,看来两个人要分手了吧。
: v' I" S) `5 U- R$ C8 U: a' F1 }; ]
今天是周二,现在是下午3点。我在家呆着不上班,不用愁钱,因为我有一个能赚钱的老公,所以可以安心做家庭主妇。
% {! [, e# X% s. d' L. _- ^
但是并不是真的安心,就算我现在看起来过着完美无缺的日子,我也是知道有一种不确定性深埋在我的生活里的。这种不确定性只要有一点机会,随时可能长成一棵奇形怪状的大树,把我的婚姻撑破。

/ O/ J; F/ t# d* a% l
“咚咚”,敲门声再次响起,我去开门,外面站着一个西装革履的小男孩儿。

5 K$ j# J  a' P8 Q
这么一本正经的穿着,一下子透露了他的职业。

3 B, o) F/ D4 d0 c
“你要和我推销什么呢?”我抢先发问了。
4 p- G, F9 |8 v' J! r8 z9 e
对方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随即笑了一下。他说:“我想向你推销一份保险。”
$ o  @$ e  u) K! I' o
多么诚实的孩子,他看起来20岁出头,还不懂得怎么虚伪。我刚好无聊,干脆请他进屋子坐一会儿了。

: @1 D/ T* t+ O! O- H" e" t: `1 N
他开始给我推销那些保险,人身保险啊,医疗保险啊,教育保险啊。我当然都没兴趣,这些东西我都不需要,老公就是我的保险柜。

- S$ ]+ t4 W/ z# Y
见到我坚决的态度,小男孩儿有点失落。他悻悻地说:“那我也没什么可卖给你的了,我根本不会做这个工作,两个月了都没卖出去一个单子。倒是有―个很好卖,但是我不想卖。”
, o8 J) f% A/ ~/ J* x% O9 ^  j9 t6 L# S
“有一个什么很好卖?”我好奇了。
. b# a8 C) z& Q) x( D; e
小男孩儿说:“我们还有一种保险是婚姻保险,其他同事都在大力推销,卖得非常好。但是我从不愿意向客户推荐这个。爱情应该是一件无私奉献的事情,为什么要买保险呢?”

/ H8 U3 A8 P" k- W3 a
“和我详细地说一下那份保险!”我看着小男孩儿,两眼发光。小男孩儿有点吃惊,他说:“你看起来过得很滋润,怎么也会对婚姻保险感兴趣?”

+ I3 @$ G% v6 ?  U0 p8 k5 p5 z" `9 ]
“你年纪太小了还不懂。”我这样告诉他,但是他不领我的情。他用一种近乎于失望的眼神看着我,说:“爱情就是应该不计后果的,婚姻保险这种东西是不对的。你不该对它有兴趣。”
( U5 v' L* B2 h! ^5 r! k3 D
“就算你不告诉我,我也会去问你的其他同事。”我坚决地看着小男孩儿,他盯着我看了一会儿,无奈地拿出了一些文件。细细地看完一遍,我告诉小男孩儿:“我要买。”

+ s4 c5 X+ l  F5 N) T8 b3 F3 ~
保险公司对我做了调查,他们要确保我的婚姻是幸福的才会同意我投保。要是我婚姻不幸,他们会拒绝我的申请,不然他们就要赔钱了。
2 S$ a; B6 E$ Y$ c& B
事实证明我的婚姻真的是完美无缺。每个人都说,李凌峰和他老婆啊,感情好得不得了;李凌峰是个有责任感的男人,都不舍得让老婆出去工作;他的老婆也挺不错,经常做些饼干给我们吃,他们怎么还不要一个孩子呢……
8 @9 `' g  k& g4 L) }
这样的结果让保险公司很满意,他们批准了我的保险申请,我投了两万块的保险,万一婚姻破碎我会得到100倍的赔偿。

4 x( [' m) U* u. y
签字那天小男孩儿一再地说自己很后悔,他预感到我的婚姻会因此受到震动,那会让他自责。我笑他太单纯了,这个单子可以让他赚到好几千块,他应该高兴。

4 g1 V; W% s% h* K* l
有保险做后盾,我不再担心会失去李凌峰。我捡起了古筝,报了旅游团,还联系加入了几个社团。而我的老公李凌峰没有任何察觉。他没发现我脾气比以前坏了,也没发现我好吃懒做了。
/ g% m) g9 ^# p3 b: p+ j
没有后顾之忧的日子过得有滋有味,我也终于能够冷静面对眼下的婚姻了。

0 S& f" j4 y' L: j1 c6 v( n7 B4 X6 C
其实李凌峰的心里一直装着另外一个女人,那是他长达五年的初恋。

: A% r! m7 u1 a+ P. w( p" `# q/ O% A
年轻的时候他没有全心全意地对待所爱的女人,失去后一直愧疚至今,怎么都忘不了。我曾经想过分手,但还是接受了这个现实,毕竟有太多太多的舍不得。
6 o% t. ?6 l9 z/ x# _
可是在和李凌峰结婚后,他的钱包里还是放着那个女人的照片,他的脖子上还挂着女人送他的一个小佛像。那个女人是我的噩梦,李凌峰曾经说她非常重要,他的意思是,比我重要多了。

! z+ V* d8 r- b( w6 z  d8 J
我对这份婚姻没有安全感,所以才买了婚姻保险。既然李凌峰不能全心对待我,我也不想一味愚蠢地付出。女人,就是应该给自己留一条退路。

+ a6 N% g# q/ A6 @0 B) I0 G
在这条退路上,我遇见了段一宇,他是我退路上香艳的诱惑,把我阻擋在了半路上。
% D! ^% ?# K- c4 V! B* Y* ?
段一宇是个有活力的男人,有的是力气谈恋爱。我们相遇在一次户外活动,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天雷地火。

, |: ~# C; Q; U0 g. \7 t  \1 t
我不想背上良心债,很坦白地告诉段一宇我结婚了。段一宇愣了又愣,晚上在烤肉的时候不吃肉,只喝酒,喝了半斤多白酒,吐得稀里哗啦。

# _- S: S. w) D2 t* i5 V  Q: B% u
户外旅游结束后的第三天,我接到了段一宇的短信,他说忘不了我,要等我。
# @$ O  V+ C1 q$ K6 \* E
但我不能跟老公提离婚,这牵扯到很多感情,还有我的婚姻保险问题。如果我主动离婚,那两万块的保险金就白交了。保险公司不会赔钱给主动离婚的人,就像他们不会赔钱给自杀的人一样。
. P! @# P' t9 p" K0 N; l& P& j: O
可是我真的很喜欢段一宇,我忍不住跑去见他,抱着他舍不得放手。我告诉他,让他等等我,我得先把家里的事情处理好。

$ @$ A$ r+ E+ n7 B
段一宇还是有点担忧,他一个劲儿地问:“你是不是还爱着你老公?”

, G6 E2 x. J  |* R; z  }
我说:“不爱了。”

/ g* W# L5 T0 B# W$ B
一个男人心里长期装着另外一个女人,这样的折磨是可以把所有的爱耗尽的。

5 d" G1 x" N9 l: Y0 q' D' B: O
这个周五是李凌峰毕业十年聚会。半年前我知道了十年聚会的事情后就有了不祥的预感,总觉得他会在聚会上和初恋重逢,必定要旧情复燃。我一直不安,所有我才买了保险,所以我才移情别恋,这一切都是为了自我保护。
- b+ D( p9 g. Z
周五到了,我打电话给段一宇,和他约了周五见面。我不要一个人在胡思乱想中度过这恐怖的一夜。
3 k4 x% m, O5 }
江边的酒吧,我和段一宇坐在大沙发里静静地等待天亮。此时的李凌峰正在同学聚会上,他应该已经和初恋重逢了。

, v' B0 Y+ J' j, w
我和段一宇说着以后的打算,在江边买个蝶形的房子,装修成田园风格;买一个双开门的冰箱,带制冰功能的;买个滚筒洗衣机,带烘干功能的……

* F7 y9 r. R& n. [# x# _4 i
段一宇说暂时没那么多钱,但是以后会一一满足我。我在心里笑,200萬赔偿,差不多够了。
  F1 |! E# `$ Q2 u
我们继续憧憬着未来,李凌峰忽然出现在我面前。他两眼红红地看着我,一句话也不说。
" c6 C9 c$ @* O$ C, K! j
他的沉默吓到我了,我怕他和段一宇会有什么争执,下意识地护住了段一宇。李凌峰问我:“你喝酒了吗?”
. v  K% ]: S! l
我说:“没有。”

& D) P) z; J/ L$ j6 M0 Y
他把车钥匙递给我,说:“你来开车,我们回家,我现在情绪不稳定。”

& g% q! A, o( z" K% v# O
我开车载着李凌峰回到了家,他说要和我离婚。他说:“我早就知道你买了婚姻保险。我会配合你,假装是我出轨,让你拿到赔偿金。”
& E+ z% j  d8 c& P2 p
“你没有假装。”我冷冷地说,“这些年来,你的心一直没在轨道上。”
) L+ s0 D7 X7 t! j8 ]& J% L7 ^
李凌峰的表情很痛苦,他说:“再次见到她,我才明白自己的懦弱。她过得很好,根本不需要我的怀念。而我,本应该让你幸福,却没有做到。”
/ m8 P8 ~3 T# z/ Y( Y" r3 F, v
我冷笑了一声。

( k( O1 T9 @: P  X
李凌峰继续说:“我匆匆从聚会上赶回来,满脑子都是你,想和你重新开始,但是看起来似乎晚了。”
, @0 \& h& ^* h0 K1 W/ h* H' e
“的确是晚了。”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的眼泪不停地往下流。
, z$ U  q# P) d2 ^+ j* D
这应该是我最后一次为他流泪了。

/ z5 h9 o- }# u
李凌峰和我演了一出戏,他找了一个女的假装外遇,我则在家里扮演好妻子。然后有一天东窗事发,我以受害者的身份离婚,保险公司也受理了我的赔偿申请。
# v7 z+ G7 k  i, g6 k- j3 ?( q
花了半个月的时间离婚,赔偿也正在落实。我打算拿到钱再去找段一宇,毫无牵挂地开始我们的新生活。
0 n; Q- k+ G( r
当初给我办保险的小男孩儿跑来给我送文件和支票,我们坐了下来签文件,我瞥了一眼他的文件,看到一个熟悉的名字:段一宇。
7 B( Y& n5 {6 ~/ l& `  a
我问小男孩儿:“段一宇是怎么回事?”

# y9 C+ A& R# L" e
小男孩儿说:“他刚得到一份失恋保险,好像是和一个已婚女人恋爱,结果对方很久不理他,他失恋了,就得到赔偿了。具体我不清楚,不是我的客户,我只是顺道给他送个支票。”

  ?: [7 e% ?0 b  ?8 X/ s. r
我顿时有种上当受骗的感觉,原来段一宇并不是在不计后果地和我恋爱,他留了退路给自己,给我的爱并不是全部,只是一部分。这让我倍感屈辱。

9 }+ O5 j, N8 n4 R5 h3 R/ g
我又想到李凌峰,我办了婚姻保险应该也伤害到他了,可他一直在忍。虽然他的心没有全部给我,可他给了我包容。
$ o1 e" x3 l3 M. f( ]
这个世界上有纯粹的爱情吗?我不知道。

5 O/ O7 m& Y- `4 P* k
我只知道等到再遇到爱的人,我不会再给自己留后路,我要爱得义无反顾,天荒地老。
. S; W. c: p2 U; a

评分

参与人数 1经验 +40 津贴 +40 收起 理由
北极村长 + 40 + 40 感谢您为论坛的繁荣做出贡献!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分享,爱情万岁。

点评

谢谢版主,秋日问好。  发表于 7 天前

评分

参与人数 2经验 +30 津贴 +60 收起 理由
佛爷 + 30 + 30 感谢您为论坛的繁荣做出贡献!
黄埔二期 + 30 感谢您为论坛的繁荣做出贡献!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